历史者,时间之万物也

时间者,人之思想也

人之思想决定天命

天命创造历史

开头

星期日,15日

他正在桌子前面坐着,眼睛闪着争强好胜的目光,认真地盯住双手在做的小东西。一秒钟后,他猛地一站,使刚坐的椅子"吱"的一声动到后边,便得意地喊叫:"成功了! 我终于成功了! 经过了一年不少的困难之后,我终于成功了!"

他再坐下来,眼睛炯炯有神看着手里的那小东西。但是,当他想起一件事时,脸上的喜色便消失了。原来他还没完全成功,原来他还要继续努力把它做完。让它当时间来临时能够绝妙无缺地问世。

能够给他带回来他一生曾经失去过的东西。

窗外的天空黑压压的一片。阴云密布,一陈狂风刮得十分剧烈,连透过窗缝进入房间的一小部分能让他顿时颤抖。他便转脸往窗外看。天空上密布着的阴云,不知为何,给了他一种神秘的感觉,宛如它们正在把天然的秘密瞒着他。

他低下头,又盯着看手里的小东西。然而,又出现其他神秘的感觉,不久之后,他就会知道天然瞒着他的秘密了。

星期一,20日

那本书根本没有什么特性,只不过是一本很久放在书架的旧书而已。然而她知道, 甚至从她还没打开它之前,对她来说它具有很深的意义。慢慢地,她细嫩的手指将那本书拿出来,把它翻来覆去,不久之后,眼睛就碰到了书里的这一项。她大吃一惊。那本书本来没藏着什么特性,就是这一项带了那个特性。包涵着又绚丽、然而又悲伤、的特性。

她不由得心里想,这种特性到底是什么呢?

元年七月

他早就料到了,外界的情况根本没有他一直享受的生活一般容易。虽然他以前也曾遭到过大事,但在他的身边充满着能为他帮忙的很多伟大的人。而现在,他自己一人,在他的身边就是藏着很多秘密的大自然,随时可以灭毁他。黑蒙蒙的夜空,不该在此季节冷得像刺骨一般的夜风,在他身边围绕着他就是那一切了。

走得更加速度,他迈着步走到那个地方。是全国每人诅咒的禁止地方。有人说;最合适检查我方消息的地方就是敌人的本部,虽然那也是一种非常非常危险的行动。

可是,他不是已经准备好将敢于担所有的风险吧? 不就是他的决心令他从安全处而出,进入充满风险的境界吧?

他不能再次迟凝。他必须赢得这场战斗。

关于他性命的战斗。

1- 时光机

在一所优秀高中学校,一个少年匆匆忙忙地跑到图书馆。他那一张英俊却显得稚气的脸,一个颀长而淡薄的身材,大家看他的时候想都不会想到他今年十六岁了,是高中二的学生,而且也是学校里理科方面最聪明的学生。他那双充满着天真的眼珠发射出兴奋之目光,手里拿着一个挺大的文件袋。

他兴冲冲地走进图书馆,由于他极其兴奋地动作,图书馆里看书的同学都以厌烦的眼光瞧着他。不理那一切,他走向坐在离门口很远的座位看着书的一位少女。这位少女长得挺可爱的,不胖不瘦,黑油油的须发披散到肩上,然而,她还具有与众不同的特色外貌;一双深灰色的眼珠。可现在,那双眼珠黯淡无神,脸子似乎也有点苍白。

听见少年的脚步声,少女便放下她阅读的书本,然后好奇地盯住"那","那"不是指少年,而是指他手里的文件袋。

"已经通知了,是吧?"少女问。"看你的样子,应该成功了。"

"你自己看吧,"少年回答,便直接把文件袋里面的文件拿出来。更加好奇,少女拿少年给她的文件并阅读它。

全国少年发明家大赛第一等奖 –

- 1st Champion of National Youth Inventor Competition* -

"哇,悍劾,恭喜你...我早就知道了你肯定会拿第一等奖,"少女微笑着说。

"哈哈...所以呢...就照我们那天的约定做啦,"悍劾,那少年,答道。"在超市的旁边有一个新开的饭店,"他得以地眨眨眼。

"啊? 不过那饭店好贵啊!...难道你想我一下子变成穷蛋么?..."

"嗳,以前好像有人说过:'好的,如果你真的拿第一等奖的话,我就将在你所喜欢的饭店请客。'别说你已经忘记了,我在笔记本里已记下来了。"

"那是只为你鼓励而已..."凤儿,那个姑娘,沉默了片刻,"嗯,那就好..."

"凤儿,你今天脸色不太对劲...你怎么了呢?"

"我也说不清,反正看了这张图片后我感到不舒..."

慢慢地,她把在桌子上倒置着的书拿了起来,注视着书里面的一张图片。悍劾也跟着她注视那张图片。

那张图片看上去有点模糊 – 一个漂亮的公主穿着华丽的衣装,再加上各种美丽的发饰使她显得更加的优雅,而手中的一把精致的雨伞将她半遮半掩,正是一种让人沉醉的美妙。然而,她那双眸子向远方眺望,射出的眼光是一片凄凉,而不知为何也让人察觉,她正等待有人归来。

"好像你对这张图片很感兴趣,难道图片里面有什么不正常的东西?"

凤儿叹着口气,她不能对悍劾说出自己的奇怪感想。当然,图片上什么奇怪的东西都没有,她心里这么想,不过...

"哈,对了!对于以后的比赛我制定好了一个高级的目标。"

凤儿从冥想中突然被惊醒。"难道你还需要参加比赛?"

"当然啦!这种比赛不仅是在国内有,国际上也有挑战性!"

"那你参加?"凤儿问,但还在半发呆的处境。

"肯定参加!"

"还有,你刚才说什么,高级的公式?难道YIC让参加者发明公式?"

"哎哟凤儿,刚才我说高级的目标,跟公式完全没关系。啊...这张图片好神奇哟,能让你这么糊涂。真奇怪...这张图片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悍劾一边说一边仔细地观象那张图片。

"奇怪,没有什么不同的啊..."

"本来就没有什么不同的,"凤儿回答。"但每当我看到它的时候就会有一种独特的感觉。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我认识图片中的公主,不...更确切地说,我觉得图片中的公主就是我自己!"

"什么? 我没听错吧?" 悍劾边说边把耳朵靠近凤儿,摆出想听得更清楚的样子。"你?这个图片上漂亮的姑娘?哇,呵哈哈哈...原来我的朋友那么有自信啊!嘻嘻嘻...你和她简直有天地之别,你竟然说她长的像你!哈哈哈...哎哟!你干什么? 好痛..."他呻吟着摸着刚被凤儿捏红的耳朵。

"我是认真的,并不是开玩笑!哎呀!你根本就不懂..."凤儿赌气了。

"哎呀,我只是开玩笑吗...看来现代的女孩都是这样总是爱发脾气,跟古代的女孩子完全不一样,"悍劾发牢骚。

"不错装错!" 凤儿很快的回答。突然,她想起来悍劾刚才说的其中一句话。"哦,对了,刚才你说的高级的公式..."

"不是公式,是目标。"

"都是一样,反正你都要运用公式。"

"YIC上很少用公式,最重要的是创造力!"

"好啦!难道跟这张图片有啥关系?"

"嗯...我想想...要不要告诉你..."

"你告不告诉我都没关系,反正都是我不管的事!"

"哎呀,有赌气!我刚才难道说错了吗?"

"对不起,悍劾,自从看完这张图片我就从感觉不舒服。我真想知道张图片到底是张什么图片?但可惜材料不够,这本书只有图片而没有其他的资料。"

"如果这样,也许我这个工程对你有所帮助..."

"真的吗?"凤儿的眼睛显得特别明觉。

"也许...还不一定..."悍劾的回答直接让凤儿的脸子又失去了光明。"不过,还有可能,是吧?"看凤儿的表情,他继续说。"何况我相信,一旦我的这工程完成了,我们能揭开很多神秘的事情。不但能知道关于这张图片的消息,我们还能研究、甚至揭露、历史上所有的实事和真理!"

"什么?"闻悍劾那句话的尾端,凤儿瞪大眼睛,一脸惊讶。"历史?"

"不错!"

"你到底在研究什么?"

"可你要先发誓,不易泄露,我才告诉你。"

"悍劾啊,你太过分了吧! 我们可以说是出生入死的好友,但你竟然还不相信我...唉,我就知道了你是什么样的人..."

"喂喂喂!告诉你,这个工程比普通的事情还重要的很多很多...太多了!"

"好,我相信。所以你别再罗嗦好不好?爽快一点啦!况且,你的工程会有这么超级吗?..."

"那就告诉你罗,这个高级目标就是..."悍劾的口吻传音入密,最后变成了轻声,"时光机。"

这一时刻,凤儿无法决定要选什么样的态度来反应;惊讶、不信、歇斯底里、受理不理、或者哈哈发笑。她深灰色的眼珠瞪得越来越大,那张可爱的脸蛋露出越来越惊诧的表情,"我相信你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少年发明家不过...你不是在开玩笑什么的吧?"

"你想啥就说啥吧,反正我真的发明了时光机,也快要完成了。"

"住口,悍劾!我的肚子差点就会爆炸,再说两句话它真的会爆炸了。"

这是悍劾赌气了,"你不信,那是你的事! 告诉你,这个时光机只是缺少控制区而已!如果这个控制区作完了,你肯会后悔的,因为..."

悍劾还没说完,凤儿已经笑得前俯后仰。

"哇哈哈哈...哈哈哈...哎呀呀悍劾,你可别再说行不行?我真的..."

"笑了我,死丫头!!!"悍劾大声大喊,气愤及其,已经忍不住耐烦了。他认为凤儿应该相信他,不相信也至少不要那么显露地污蔑他。然而,现在凤儿却毫无留情地笑着他。因此,悍劾怒不可忍地用全力拍着桌子,产生了"啪"很大的声音。一秒钟之后,管理图书馆的老师从很远的地方谩骂他:"喂,同学,知不知道规定? 这里是图书馆,而不是超市!"

悍劾沉默了下去,那位老师的大喊令他吓得心胆俱裂。从小至今,他只有一次被老师批评,而那时候的老师也没有现在的老师喊得这么恐怖。果然,他不由得神色惊慌而呆若木鸡。不过,也不能直接断定他是个胆小鬼,因为这条高喊实在令人下掉了魂,就似暴风雨雷的轰鸣一般高声大嗓。不久之后就能见其他的下场,一位正看伤感小说看得已深入到小说世界里的女生,因吓坏了就不禁从小说里倒今世塌下来,但吓坏的程度似乎也太高了,她一下子就塌下在地上。

那位老师好像也意识到了他的雷轰鸣高喊太吓人了(正确的是,因为全吓得半死的人横眉怒眼地盯着他,至少他也得理解情况),就马上干咳几声,于是假装认真地看书。

铃声响了。所有学生,大部分是不大愿意的,走着离开了图书馆。同样是悍劾与凤儿,他们立即走向每人的教室。

"悍劾,刚才的事...我真得很过于不去,我不是故意让你生气的,我以为时光机不仅是一种玄想而已,谁也无法真正地发明它,但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发明它,"凤儿说,言话充塞着愧疚的口吻。

悍劾没回答,也没转头看凤儿。

"我真得很抱歉,悍劾。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认真的..."

对方仍旧不回答道。

"好啦...我认错了,"凤儿吞了吞涎,继续说:"哎,顺便说,今天我的堂叔要去你的家,他也让我跟他一起去。那时候,你就给我看你的时光机好吗?"她尽量把带着劝慰与"我错了"的语气插入话里,因为不但悍劾的面色很幼稚,他的性格同是如此。

"今天下午我不在家,我去韩飞家组习,"悍劾终于开口,但语气却仍有点严厉。"但如果你真的愿意,也相信,我明天就带它给你看。"

"真的吗?你会带它?太好了!"喜形于色,凤儿不由得大声说话,不仅是因她终于能悍劾和睦下来,而且能够亲自见到真正的时光机对她来说就是一种独特的自豪。

"只要你不再污蔑我,我一定会带它!"

"一言为定!"

时间过得真慢,悍劾的心里就这么想。他想快快回家,继续研究时光机的控制区。时光机应该解决的问题现在只剩下它一个了,然而,控制区可是最重要的、同时难度也是最高的部分。在此方面,控制区乃是时空旅途中控制目的的一部分,它的功能主要是把用户发的遗属传递到时光机的另一部分 – 时空导航。

因此,没有控制区的处理,时空导航就不能实行用户的要求,反而,它会自动地处事,换句话说是将给我们仅有0.000001% 的可能性传到自己想来的目的。

所以呢,我怎能这么大胆把这种危险性大的时光机登上YIC, 悍劾茫然地想,更何况,那个国际比赛明年就已经举行了。 虽然还剩下的时间并不少,但处理控制区可不像取得数学的满分一样容易。 哎呦我...真得立即行动...越快越好...趁我有好心情做...

他瞟了瞟手表,嘀嘀咕咕发着牢骚埋怨这门无聊的课怎能这么慢下课。就在此时,他骤然感到头非常的晕,背腰渐渐而下,老师之话语闻得愈来愈模糊。眼前的教朦胧起来,渐渐地变成了其他的场景,他一生从来没看过的场景。

他从来没看过颜色这么红、似乎像血一样红的夕阳,也从来没看过这么令人悲伤的场景。不,令人悲伤并不是场景,他心中本就已经感到悲伤了。

"咦,我们为何要这样悲哀不已?"悍劾心里其中的一条声音问道。"我们没必要这么悲伤,也没必要这么哀痛。"

"你错了!" 另一条声音驳斥道。"我们有必要感到悲伤,就看那,轿子里有一位公主..."

照他心里所指的方向,悍劾转视线望见撒满着贵金宝石的骄子,万分耀眼。十几个、甚几百个人,男女都有,三五成群地围着骄子。他们都都是衣冠整洁,服饰俊雅,而他们及他正穿的服装令他不禁地问,他到底在哪里...

没有答道。原来他自己的内心也不知道他以及那些众人为何要穿古装不可。

一刹那,他还认为这一切不仅是一种幻想罢了。但难道有像这幻想比现实察觉得更要现实的吗? 这一切太现实了,同样是他所感到的悲伤也不例外。这种悲伤,如在把他每一个细胞都被割裂,一个一个地被分离,形成了一种新的、更加痛苦的空虚。

我怎么了,悍劾恐慌地问道,我到底怎么了?

慢慢地,他内心又轻声道,轿子里的公主...

悍劾茫然不可。公主?轿子里难道真的有一位公主?...

如回答了悍劾的凝问,从骄子里出现了一位美妙艳丽的姑娘,须发上系着蝴蝶髻,身上穿着高贵华丽的长袍。但虽然贵金宝石在她的身上满身都处,少女的脸色却悲悲切切,尤其是当她转身过来盯住悍劾的那时。突然间,悍劾自觉身体被哀苦的波浪猛击而打,同时也被电波攻刺而伤。

那个姑娘!悍劾想喊道,不过声音仿佛卡在喉咙里。不会是她!

"林同学,你竟敢在我的课堂上睡觉!"

迷迷糊糊地,悍劾眨眨眼,只见学校里最严格最恐怖的周老师站在他面前。知道麻烦大了,那少年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对...对不起啦老师,我只是..."

"你这学期语文课总是考的不及格,上课时总是发愣发呆...别用这种反驳眼光盯着我,只有愚人才不知道你老是不好好听课!"周老师叹着口气,继续道,"你已经让我忍不住耐烦了,就别怪我下了这种手段..."

悍劾突然间察觉比世界末日更恐怖十陪的灾难马上就到了。

"背诵这本书全部的唐诗,明天就讲给我听!"

悍劾吓得神慌意乱,忍不住喊道:"不要啊,老师!..."

在安静的走廓里,悍劾走得跟跟跄跄,一直抱怨自己遭到的不幸事件。都要怪那张图片害的! 现在他不但没有时间处理控制区,还要背诵那没用的无聊诗了。悍劾叹着口气,心在不停地想,应该怎么办呢...啊,有了! 就用那个发明好了! 也要好好谢谢父母生他时给了他这么聪明的脑子,不然的话明天他就死定了。

一个问题已解决完了,现在就翻到其他的问题了。

寂静的气氛令他神驰魂迷,令他又想起来上课时刚做的梦。梦中见的那位姑娘,不知如何给了他留着奇异的印象。在梦里他认出来了她,然而,现在他却忘记了。仍留下的回忆只有这些感情了;伤心、痛切、寂寞、失去。

最后的那两字可是让他烦恼不可,但不管他尽力地想,结果还是想不起来任何回答。

一条回忆辐射到悍劾的脑海里,他渐渐地能够想起某件事了。关于那位公主。模糊不清,他可会听到在图书馆里时凤儿说话的回响。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我认识图片中的姑娘,不...更确切地说,我觉得图片中的姑娘就是我自己...

梦里见之公主跟凤儿给他看的图片之姑娘长得一模一样。

然而,他就开始凤儿所说的话有些正确的。

啊啊啊...为什么我非要思考这么无聊的事情不可? 只不过是一般的梦而已!恰好就是!没有必要不停地辨驳它!

他立即跑到停车处,骑上自行车就走,向家奔飞。一到家后,他就一头走向自己的房间。然而,一看见房间里一个少女坐着,他就感到十分惊讶,而当他看到少女手里玩着的东西,惊讶一下子就变成急躁。

"王...王玫...你怎么可能会在这里...而且,谁说的你可以随便乱动我的东西?还给我!这并不是你这个孩子可以随便乱东的东西!"

那个叫王玫的少女绷着脸急急看着悍劾,"因为我好无聊,在这里没有什么好玩的..."

"可并不是你就可以随便乱翻我的东西!"悍劾一边发牢骚一边夺取他办成的时光机,仔细地把它看一眼,保证那时光机条件还好他才放心地搁它在桌子上,然后继续问:"你为什么在这里..."

"哥,你是不是在来月经?从一开始就不停地发脾气!"王玫哼了一声。"我在这里,也不是我自己所想要的!因为我老马打算在你们家过夜,说了很久没跟阿姨联系...就是这样啦..."

悍劾露出茫然的脸色。"你妈妈打算在这里过夜?靠,我怎么会不知道的?"忽然间,他心焦不安,"你们到什么时候过夜?还有...你在那里睡觉?不会是在..."

"我们到国庆日过后过夜。关于我在那里睡觉,你应该已经料到了吧..."

"别说在这里..."

"的确!" 王玫脸上绷急了一遍。"跟经常来月经的异性哥哥一起睡觉,没有更好的条件吗?..."

王玫还没叹完息,悍劾已经吓坏了而跟跟跄跄,仿佛有只封雄牛碰撞他了,"你...天啊...你在这里睡觉...到国庆节过后? 天啊...我难道作了什么孽,现在就必须跟这个小鬼睡在一起..."

"嗳,你刚才说啥? 你叫我啥? 再说一遍!!!"

"我说,我真的非常倒霉必须跟你这个小鬼一起睡觉!满意了吧?"

"非常满意无比,我的好哥哥!"王玫嘲讽道,手立刻揪悍劾的头发。揪的力气还是挺大的,悍劾痛得叫喊起来。

"喂? 你这个死丫头,竟然对你哥哥无礼行动?"

悍劾愤怒及其地把他拿着的枕头投冲王玫的面脸。王玫不愿服输,她把别的枕头投冲到悍劾。

在这个挺大的房间里就发生了枕头的战争。不知那两个傻孩子已经多长时间了打个枕头仗彼此斗嘴,反正煞尾的下场就是悍劾的妈妈赢得胜利。本来他们吵架的声音太大了,悍劾妈妈因怒不可忍而来到房间里谩骂他们。

"你们俩怎么这么吵?你们以为这里只有我和你妈妈(她指着王玫)两人吗?太丢人了!"妈妈诬着告。"而你呀悍劾,你当哥哥,应该以妹妹为榜样才是!已经十六岁了,可是态度还这么幼稚... 哎,怪不得你妹妹也是这么顽皮,你给了她不好的影响!"

那两孩子听悍劾妈妈谩骂得没完没了,只能静止不动,一言不发。"哎呀...这房间乱到家了!原来你们不只是大吵大闹而已! 真怪你们能在这么乱的情况忍得住!"

悍劾烦恼得已经到了极点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可不少啊!控制区啦、奇怪的梦啦、他表妹啦...而现在他妈妈也要算入到他的事情表了。

可是他还算幸运,电话突然铃响。妈妈、为了接电话、不得以停止她讲着关于礼貌的话题,立刻走出房间。

"喂你好...有什么事吗?找悍劾是吧,嗯,他在...稍微等一会儿..."妈妈一边放下着电话一边叫儿子,"悍劾,韩飞给你打电话!"

悍劾跑得像正离开于狮子窝一般非常快地来接电话,"喂,我是悍劾,有什么事啊...哦,组习...忘记了!好的好的,我一会儿就走,okay, bye!"

"韩飞他怎么了?"妈妈好奇地问。

"妈,我先去韩飞的家,行吗?我同意了今天晚上跟朋友们一起学习。"

"到几点?不会太晚吧?"

"我也说不清,不敢决定...看看情况吧。"

"好了。尽量别太晚了好不好?"

"好的妈妈。"

似犯人刚刚从监狱被免刑而出一般快乐,悍劾轻轻松松地迈着步,走进房间里准备好他所需要带的教材。此时,王玫以很感兴趣的目光注视着他。

"真羡慕你这么晚还能闲逛。"

"谁说我闲逛?我要组习知道么?更何况,妈妈不可能让我这么晚闲逛。"

"你这样还好啦。我呢,我想虽然我说了要组习我父母也不是那么容易让我去。"

"因为你还小,才十一岁呢!"

"可是别的同学不要紧啊,甚至到了半夜!"

"你得知道,他们的父母大部分工作很忙,没有时间关心儿女。"

"唉...哥哥,你太无聊了,不想保卫自己的妹妹!"王玫回答,口吻尖声尖调。"才知道拥有理科状元的哥哥本来可是非常无聊了!"

听表妹说的那句刻薄的话,悍劾的怒气一下子就燃烧而起,可他立刻控制自己的愤怒。他已经从约会的时间已经迟到半小时了。而且,若他再拖延了时间,回来的时间恐怕也会跟着拖延,而最后的后果就是妈妈的大发雷霆了。

因此,他只能全尽忍着愤怒,整理文具,把搁在桌子上的半成时光机拿起来,最后就立刻出去。

今天的早晨,天空阴郁。阴云密布着空中,重重地压在天上。薄薄的浓雾在地面上迷蒙了一片,加上了阴郁早晨的装饰。

然而,对悍劾来说,今天的早晨可是令人高兴的早晨。因为他找到了有可能会解决控制区的办法。

他迈着太愉快的脚步立刻令表妹发怒起来(也不外是因为昨晚的事)。王玫的妈妈也看悍劾时看得很茫然。

"哇,孩子你好活泼呦。我很少看像你这么活泼的男孩,更何况在这种阴郁的早晨了,"她说。

悍劾只是微微一笑。"这是应该的,阿姨。我们年轻人可不能没劲没力啊。"

"哼,说得真美!可谁知道他岂话中有话吗!"王玫一出走洗手间就大声道。

悍劾使劲不在乎表妹的嘲讽。与现在边迈着快乐的脚步边露出讨厌的微笑的表妹相比,时光机还是比较重要的。因此,他二话没说就立刻上学校,当然也没忘记带他的时光机。

一到学校后,他就走到图书馆寻找资料。根据韩飞 – 他的好朋友,同样是他理科方面的其一对手 – 告诉的, 利达乐(rediale)动机是能被流传中的氢氧化汞电子形成电动性的薄波段刺激的。因而,唯有刺激控制区运转起来就是那个利达乐动机了。难以的是,关于利达乐动机的资料可是很难找到的。因为它的存在只是波段电力学学家们所想的预告与分析,而不是像其他发明一样已经被证明完了。然而,悍劾依然还抱着希望。除此之外,他相信利达乐动机真的存在,只不过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够以它的生存提起证据罢了。但虽如此,他相信也不是完全的相信,因他属于不要轻易地相信尚未证明的理论或发明的科学家

"Hi! 今天你来得这么早!"

悍劾不由得转身向后面,可见眼前的凤儿站得只离他半米。

"你也来得很早,"悍劾回答。

"我对你做的时光机感到好奇,你带了它是吧?"

"当然啦。你等一会,我找一下..."

原来,临去学校之前时他七上八下地把时光机随便塞进书包里,因此想找到一个小东西在大大的教材之中可是挺难的问题。

"想找它看起来很难..."凤儿有些不耐烦。"再说,你的时光机难道有这么小吗,甚至能在书包里容得下?你也很不小心,把它乱放下去,要是坏了可怎么办?"

"等一会... 别吵,我正在拼命地寻找它,"悍劾答道。突然,他手指触到夹住在书本之间的某个东西。他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得意地给凤儿看一看。

"这就是我做的时光机。怎么样,好看吗?"

在悍劾的手里可见一个似两拳手结合起来一般大的、浅亮绿色像迷你电脑的机器,形是四方形的,但它四个角形成四分之圆。悍劾按伤着一个在底部边缘的小按钮,它的盖子打开了起来,形状现在就像电子词典一般。上面是一个小型迷你监视器,而在下面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圆形小按钮。凤儿仔细观察着这机器。

"这么小啊,跟我原来的想象很不一样。"

"我故意做得这么小,你看,这样无论带它到哪儿去都很方便。"

"挺好看的。是你自己做的吧?从什么时候开始做的?"

"从两年前开始做的。现在全部差不多都作完了,只剩下一个问题,它的控制区..."

"咦?那个是啥啊?"

"没有控制区,我们不能按照愿望迁移到正确的时间。"

"到现在还没找到办法?"

"差不多了吧...你帮我祈祷呀,希望一切都会顺利。"

"当然啦。我也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

"谢谢。不过也不要希望太多,免得..."

悍劾还没把话说完,眼前就出现了三个少年,其中两个个子如巨人一般大,身壮墩墩实实,几乎见不出他们本来跟悍劾与凤儿是同样的年龄,十六岁。但最令悍劾惊讶的可是第三个少年,他身体虽然最小,但实际上是那团伙的领导。

团伙的领导对悍劾冷嘲热讽地道:"听说,你被选参加国际发明家比赛,是吧?"

"那就是我的事,吴案路,"悍劾冷言冷语地回答,他从来和吴案路,团伙的领导,关系不好。

"告诉你,林悍劾,我并不管你的国际发明家比赛,而是预备物理奥林匹克理事会,没有任何原因就派你参加国际物理奥林匹克竞赛!"

悍劾讥笑道:"谢谢你的消息,我听得很高兴万一你是不在开个玩笑。"

"哼!和你开玩笑有什么用呢,更何况为了这件事? 呸,我才没兴趣!"吴案路坚决地说。"我只是想祝贺你能统统参加两个国际大赛,一个是多亏你自己的努力,另一个是多亏你的幸运... 可是啊,我这么不相信你是老老实实地取得胜利呢!"

"吴案路...你到底想干什么?想打架?你要是想打架就不要在这里!这里是学校,并不是打架的地方!"悍劾叫喊。"好了,快让开!我还有很多事,跟你这只能和别人打架的家伙完全不一样。凤儿,走吧。站在这里太久的话会让我们被传染上叫罗嗦的疾病!"

"哗...原来我们的冠军有女朋友了,何况她是我们学校的年级前十!林悍劾,你好棒啊,你不但在学习方面很厉害,在爱情方面也是!"

悍劾真想揍着冲吴案路的嘴唇,甚至若可以的话,杀了他。然而,经常发生的是,愤怒到了极点的时候,身体恰是变成像酸麻了一样,动不了了,浑身只是气得颤抖起来。(再说,虽然躯体总算能做出反应,也无法做任何事情,因为看了吵架阻先的凤儿一直都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因此,没法做任何事情,悍劾恨不得就不理睬吴案路的讽刺,静静地走过去。

总之,实际上问题就到这结束了,万一没发生那件事变。这一小小事变,可是能引起大事变的发出。他们,与正在走过那走廓的众人,一辈子也忘不了它。

不知为何,悍劾的时光机陡然落到地上。那个半圆的东西"嘭嘭嘭"地滚动到后面,更详细说,滚动到吴案路的那边。悍劾马上意识到这件危险的大事,便立刻下功夫抓住它。不过时光机离吴案路太近了,那个少男必然就抓住它得比悍劾更快。

"这是什么?"吴案路自动地问道。

"吴案路,别随便拿人家的东西!把它还给我!"

"什么?这是你的?你在胡说八道吗?"

"少来了,快把它还给我!"

"胡耻,我为什么要把它还给你?再说谁也不能证明这东西是你的。"

"吴案路...你千万不要惹了我的气... 还给我,或者我让你好看!"

"Oh yeah? 你这小子竟然能让我好看?哎哟,真害怕哦~"

吴案路最后的那句话击沉了悍劾所有的耐心,一头就攻打了吴案路。小机器的争夺就不可避免了。此时,几个东西,如椅子、垃圾桶、墙、花瓶,甚至正在聊天的几个女生也成为了他们打架的牺性者。毫不迟凝,那件激烈的事情引起了不少观众来看。可也能理解的,这种情况在优秀学校可不是一种常事,再加上这场奋斗不但很残暴,且也是很费时的。

吴案路果然是个犟头犟脑的少年,从而使悍劾遇到了困难夺回时光机,再加上吴案路的两个随行员也是跟着碍事。他们这些有壮大有坚实的巨人就很容易地把比他们身势更瘦弱的悍劾远离他们的领导。可是,仇恨居然能更加一人的力量,悍劾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了。他突然会从那两巨人避开,便继续猛攻吴案路。

铃响了,开始上课了。觉得天命只为了学习的一些学生表情冷淡地走离这场激烈的搏斗(可实际上他们仍在理会),同时充满污蔑地说;只有傻瓜才能为了没用的事情、例如显示力量而奋斗、就浪费了时间。相反的,不想浪费这么罕见的表演的另一些学生就不同了,他们开始击掌叫绝,鼓励各自的心腹,甚至有人赌着博。总的来说,那时候的情况简直像运动比赛一样十分的热闹。

然而,凤儿心急如火,想不到自己的拳头居然无法克制悍劾的愤怒。她曾经排解他们,但还是排解不成。宛如不理会正笼罩他们的气氛,他们双方一直争斗,也无意识铃二十分钟前曾经响的了。每一人只是专心致志地攻打对手。他们身上的一一部分开始受伤了,甚有些部分开始出血了。凤儿更加着急,同时对众人感到厌恨,因为大家不仅是没排解他们,反而忙着击掌及赌博。

想不到这学校的学生居然很喜欢看别人打架,谁也不想主动作个缓解。更加奇怪的是,连一个老师都无意识半校的学生为了看别人打架就没来上课。

凤儿将要去叫老师,想对他们提起意见, 但不久之后一条声如洪钟的呐喊响彻走廓:"林同学,又是你闹了事?... 哎呀,吴同学,你居然也一起闹事了!"

果然是周老师的呐喊。听到了她的喊声,走廓里的大众就意识到眼前的危险,尤其是悍劾与吴案路了。吴案路马上把手里的时光机随便地扔下去。

"这,给你,要是你能把它抓起来!"

时光机马上就掉到窗口的外面。拼命地想抓到它的悍劾立即干了冒险及其的行动 – 跳到窗外。本来他不打算只是为了半成的无用东西而牺牲自己的生命,可是他的膝盖突然滑到了窗外,跌倒了。风的嗖嗖声立刻呼啸在他的耳边,他同时听到了大家愈来愈隐约的喊声:"林悍劾...展凤儿!"

听到大家喊叫最后的名字,悍劾立刻回头看右边。他最怕的意料果然是对的,凤儿正在他的右边握着他的胳膊。

"笨蛋!难道你也想死吗?"

风儿惊慌地回答:"我只想拦住你,没想到我也跟着你掉落!"

悍劾对凤儿那种蠢答案选择不回答,继续集中注意抓住那个已令他们为了它而赌了性命的时光机。同样是凤儿,她尽力想抓到它。然而,她终于能抓到它了。见时光机已经放好在手里,凤儿就松了一口气,心安理得。不过,当她意识到他们与下面的校场离得愈来愈近,她又是惊慌失措,吓得不小心按了时光机上"Go To"的红色按钮。一下子,她及悍劾自觉被一个强大的力量所吸入,从现今世间消失不见了。

那半成的时光机带了他们进入到一场豪大的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