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之战

站在其中一座高山丘的边缘,悍劾以及唐军们俯视着下面整齐排行的敌军营。今日天气晴好,只是风力很强,悍劾不得不要垂下头,将右手把面脸从灰尘沙漠的飞扬保护着。

"秦王殿下, 这次薛仁杲之力量您看如何?"一位大臣叫刘文静向悍劾问道。

被问者看来正忙于凝视着敌军营,一点也不理他。大臣,认为那位"殿下"正想得专心致志所以不愿受到干扰,最终沉默下去。一刹间,他们宁静了一下。

"可是按臣想法来看,虽然薛举父子统一世界之士气应得大举拇指,他们的战略战术不仅是个陈腐之货,易被料到,"其他的大臣殷开山很有信心地说。

"那么,你知道如何战胜这斗争?"刘文静问道。

"那当然。我想,他们的防卫,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特别坚固,可里面反而十分微弱,这一点我可有信心了。因此呢,我们就准备十万士兵将围攻他们,不到一周这场战役我们就赢定了。"

"噢... 好主意,殷大人,我和你意见一致,"刘文静满意地点着头,于是向悍劾继续问,"殿下... 殷大人刚提的注意您看法如何?"

被问者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刘文静,发现了悍劾的表情"不同于他平常看的秦王"便问:"殿下,您身体不适? 若您不舒服的话,您能进去军营休息一下..."

"不用,我没事。我只是正在想该用什么方法面对这场战斗,不好意思,我对你没礼貌,"悍劾最终回答。

"没关系的,殿下,臣只有些担心而已,"看见悍劾那尘刻严肃的眼光,刘文静尴尬地回答。而对刘文静那样的回答,悍劾只点头一瞬,于是再继续他刚做的事;沉思盯着看下面。

那些安排得慎重仔细的敌军营,以及在宽大马厩排挤得结实健壮的军马,令他脑海回忆到他将要从皇宫出发的时刻。

...

太丢脸了,他没法再回忆了!

实际上情况并没有那么羞耻,不过只对21世纪的人民合适罢了。很显然,因为21世纪的人根本不会骑马,除外生活在农村的一些农民,可那也已经很少见了。然而,对他进入的时代的人民来说,骑马是个普遍性的本能,可以说相当于21世纪起自行车的本能了。因此,是一个非常奇怪、甚至令人发笑(但没有人敢作的)的场面能看到一位年轻大元帅从马屁上掉下去,只是因为他骑马的错误方法(捏马的颈部捏得太紧甚拔出了一些马鬃)使马发怒了。原来,他那错误的方法是因为错误的想法,以为骑马本能是相当于骑自行车的能力,所以就直接把马匹当成自行车。有时候聪明的人也能变成非常愚蠢。

总之,悍劾最后还是坐战车去战场的,此时被认为有毛病的马匹被带到马厩去了(可事实上大家都清楚真正有毛病是谁)。

不过事到如今,他仍是没找到甚至最笨蛋最容易输的战略(除外是逃之夭夭简称逃走那种办法的)。

"殿下,臣觉得您有点疲累。 况且... 天啊,您还没更衣,还穿这件服装..."看到悍劾还穿与唐朝那时的服装文化完全不同的校服, 刘文静忍不住再瞒惊讶的表情。按他的觉欲,实际上他非要注视着那非常奇怪的服装不可,不过地位差异令他对"秦王殿下"不敢无礼。

被叫把校服换到古代服装,悍劾赶块打断道:"哎,再用不着呢。我没事,真的,您不必太担心我..."当初他怕要不同的服装模特适应会很困难,可是他也意识到他穿的校服实在太脏了,又闷又贴紧于皮肤。要好好集中注意力的话,穿个更净洁更文雅的服装还是要好得多。再说,趁人家愿意给他,干吗拒绝呢? 就这样,他于是继续道:"...呃,好吧,我就马上更衣..."

希望我这21世纪的人能适应穿古装, 他边跟着侍卫领带他进入军营边心里想。

21世纪的人...

这句话一下子晨动了悍劾,在很短的几秒钟之内他仿佛找到了不可思议的主意。那少年兴奋得差点就喊了起来。

他已经找到了战略,一个非常了不起、十分不可思议的战略,而最主要的是这时代的人即使想做都无法做得到的战略。因为这战略只能来源于21世纪的人的他、何况作为理科方面的专家、唯一的人能办得到的。

就是利用科学方面的知识与技术。

林悍劾的面容露出了一丝喜气洋溢的微笑。这次,别说一个;两个、三个、十个、甚至全中国集合了面对着他,他一点都不怕。他确认他会赢得胜利,赢得完全的胜利。

"现在的殿下看起来好了很多了。"

"是啊,他那微笑仿佛表示他会彻底消灭敌人。"

"那好。我已经担心了殿下遭到了什么问题,因为从刚才起他的行为太不对劲。我甚至有心理准备这次我们输定了。"

"这不可能。你自己也知道殿下战事方面在天下是无人可比呀。"

"是的,我对你那句话毫无凝问,可他的行为还是很不正常,像个惊慌失借的人,甚至他对周围环境感到陌生,再加上他说的那些奇奇怪怪什么玩意... 唉!我这么觉得殿下变成了另一个人了... 应该只我想象而已..."

"应该只是你的想象而已... 好了吧,我们看看以后怎么样就是了。"

"无论如何,这次战场我们得赢得胜利不可。"

悍劾立刻转头看后面。他明明感到有人正在说着他。不过他现在能看的只是士兵们忙于准备明天的战役。

大亮亮的篝火吱吱地响,照明了繁星满天的夜空。真是一大艳丽动人的夜空,完全不同于他世纪的夜空。星光闪闪,充满夜空如一片宝海似的,辉映着美丽无比的光亮,就像送给看它的人一种特苏的感情。眼见那一切,悍劾赞赏地叹了口气。这就是生活在这时代的其中一个好处。每个时代似乎具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古人科技贫乏,但拥有美丽的自然环境。而未来的人有科技给服务一切的,但要活在污染环境。

悍劾站起来,将回到自己的军营去睡觉。突然间,脚不小心地踏着他穿着古代服装的下边缘。他一下子就摔倒了。

"可恶,这件衣服麻烦死了!"他生气地发牢骚。若不是因为他的校服太脏,他肯定选了不换这件他总是认为较适于女性穿的古装了。 "可我觉得女的也不会喜欢穿这种服装! 真搞不懂古人他们的想法!"他烦恼地呻吟,便拍拍衣服的下边。于是,他高高地举起下边缘的衣服,一摇一摆地走进入军营。他不敢确认能够在古代军营安心地睡觉,可至少那比过去在草地上睡觉状况要好得多。

李世民(以林悍劾为代表)再次在历史上记载了功劳的时刻又到了。

阴云密布着黑暗的早空。冷风飘摇,吹着木草,带着阴雨的气味。在这种下降战斗气的情况下,两排军队面对面站着,备好作战。

其中军队的一位将军大声喊道:"你们的首领在哪? 怎么这次他不来了?!"

相对的军队向他们敌军的那位将军十分侮辱的视着他。那位将军怒气直起。"哼! 想不到唐军之领失去了胆量而逃之夭夭!"

殷开山呐喊:"薛仁杲,你可别得意忘形! 我们才不怕你们,因为这战场是我们赢定的!"

作为秦军大将军的薛仁杲又喊道:"不过,我怎么没看到你们之首领?..."

正在那时,从唐军后面听到了不应该在公元7世年代能听见的奇怪咚咚响。士兵们迅述地给声音来源者让道后,才知道这咚咚响的来源本来是一辆银白色达摩托车,模特是相当于现代摩托车,只不过模型比21世纪的模型要更未来一些。

秦军看见了摩托车,一下子就愣住发呆,尤其是当他们意识到何人正在坐着骑它的时候。 一名长着21世纪年轻男子模特的短直发的少年穿着唐代军装从摩托车上下去,很有信心地看着依旧发呆的薛仁杲。那位秦将军需要大约一分钟才能恢复正常及说道:"李世民... 你别以为骑了这种怪东西后就以为能打败我..."

"那个呀,不久之后你就会知道的..."

"哼,臭小鬼,你少吹牛!"薛仁杲哼了一生,悍劾那使胆怯的语气让他心里有些不安。"你这个小子是永不可能打败我的!"

"喂! 是你该少吹牛,你这个大胡子老头!"

"你说什么?! 我还二十五岁啊!"

"啊?!"悍劾做作地瞪大眼睛。"我不相信! 你样子根本不像个年轻人呢!"

"那你自己? 要说你是十三岁小孩错了穿衣服就合适极了!"薛仁杲讥讽笑。 "我建议你还是快回去,在家乖乖喝牛奶好就是了! 这是成人之场面,而不是小孩玩的地方!"

悍劾生气地咬牙切齿,快要报复薛仁杲的笑柄,可刘文静立刻阻止他。"殿下,这会说不完的。记住我们将要做的事情,别为没用的事而费尽力气。我们还是快点打完这战场,于是薛仁杲那冒失的嘴巴会自动闭住。"见到悍劾点了头,刘文静安心地微笑,不过,薛仁杲的喊道情不自禁引起了他的诧异。想来想去地,薛仁杲那些话还算有道理,殿下看上去比本应还要小很多。是不是因为压力太大? 不过,我还是没听过压力能够使人变成更年轻...

薛仁杲指着唐军,下令:"全军攻击!"

悍劾也同时高喊:"前军,准备火炮!"

秦军立即前进,他们充满着精神正冲奔到唐军。此时,唐军把一些21世纪模特的火炮(模型被悍劾改造了一些)排成一行正冲秦军。

"射击!"悍劾号令。

十几个火炮爆炸得晨耳欲聋,那轰鸣可传达十公里的地方了。火炮白烟袅袅使视线模糊,然而,当那些白烟稍微消除时,眼前可看到一场残恐的场面。秦军几百个士兵之尸体搁在地上,尸体的片快满地都是。炸弹烟的气味混合与尸体的臭味令大家,包括了悍劾,情不自禁地盖上了鼻子。 天啊,我还是第一次面对真正的战场... 也还是第一次看到它所产生的结果! ...没想到血之味居然会这么恶心!

使劲不理那一切场景,悍劾向薛仁杲叫喊,"怎么样?! 还敢攻击吗?!"

薛仁杲面色苍白,惊不自禁,畏惧得无言无句,浑身发抖,这种畏惧感,他还是第一次感受的。他总算已经过了不少的危机,但他从来没感到过像现在一样可怕的场面。然而,他还尽力不理所有的恐惧感。他作为大元帅的自尊心令他开口: "你... 不会的... 全军... 攻击..."

"等一等,殿下,"军师急忙拦住他。"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本无法得胜。唐军他们拥有一些怪如魔术的战具,继续作战只会牺性更多的士兵。还是我们退下好了,好好地找其他战略。"

薛仁怒火地咬牙切齿,他也意识到军师说的话是非常正确的。"全兵撒退!"他最终喊道。

"别让他们撒退! 攻克他们!"殷开山下个命令,唐军马上前进攻击所逼的秦军。不过,秦军反而能够抵抗唐军的攻击,让唐军因此无法继续攻击,只好让敌军退步。

"未遂带薛仁杲的头部,"殷开山有些失望。 "真可惜,我们已经赢得战胜了。若刚才我们成功了生擒他,我们不必担心未来的问题了。"

"没事的,"悍劾安慰道。"他要多少次跟我们挑战,我可不怕。这场战斗,我们是赢胜不可的。"

"是的,殿下!"刘文静交谈。"您的战力可是天下第一的! 您真是我们崇高大唐的象征。臣非常满意作为您领下的人。"

"谢谢赞美,"悍劾回答。那是应该的,他心里补充道。

一切看来都非常顺利,直到出现了意外破坏了一切。

突然间,风吹得愈来愈大,集合了灰云,使灰色的天空颜色更灰暗。一滴深黑色的小点出现在灰云之中间,形状愈来愈大。空气、灰尘、沙子、甚至小草,被那神秘的黑圆圈产生的极大力量引进去。

那个力量似乎也能够拉拖人类。

忽然间,悍劾感到身体被极大力量拉拖。无法克制,他向那黑洞被拉到,越来越快。他开始惊慌,而当看到了黑洞的力量好像只对他有效而已她不由得更加畏惧。那队唐军,虽然也很惊慌 – 不停地尘叫以及点着他 – 可至少他们脚步还是完全地踏着地上。其时,殷开山与刘文静立刻跑追悍劾。

"殿下,快抓我们的手!"他们一齐喊道。

悍劾着急地挥了挥四肢,希望他能够对抗一些正拉着他的黑洞力量。无济于事。他现在就集中着力量抓住刘文静或殷开山 – 其中他们俩 – 的手指。

"殿下,只差一点点..."殷开山有点气喘呼呼的。"只差一点点..."

现在他们手指的距离只小于一厘米。乱糟糟地,悍劾再次挥着手,这次他拿取了刘文静的食指。悍劾马上能由左手握住了刘文静的拳手,过一会儿,悍劾的双手已紧握了刘文静的右手。

然而,当悍劾握了刘文静的手之后,引力作用遂渐消失。黑洞形状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消灭了。风也变得平静,天空的灰云也去散了。

"殿下,您没事吧?"刘文静非常担心地问。

悍劾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没... 事..."

殷开山叹了很长的口气:"看来这个地方相当不安全。再说,我们已经很残忍地杀了很多秦国士兵。哎... 不是说这种迷信是可信的... 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地方吧。"

在路上,已坐在殷开山骑着马后边的悍劾紧握了殷开山的背部。他明白了,避免那神秘黑洞力量的唯一方法是要接触别人的具体。

没有人注意到,在最高的丘山上,一名穿着满身的黑色服装的神秘人仔细地凝视唐军的起程。便低声喃喃道。

"他是个来自于别的世界的异物。"

在唐国大元帅的军营里,悍劾焦虑不安地走来走去。觉得已经没问题了,悍劾敢于不再握住别人的手了,于是忙于思考他刚面对的事。黑洞的事件实在出乎他意料之外。按逻辑来说,像草上的黑洞不可能是突然发生的,何况那种只拉着他一个人的黑洞。

"或许,是因为我用了火炮而改变了历史,"悍劾对自己喃喃道。"因此时空变乱了以及产生了黑洞,而只对我有效是因为只我一个人不是这世界的人... 是的,有道理... 不过,若那道理是真的,很有可能那件事会再重复一遍! 怎么办.. 我因该怎么办?..."迷惘地,他坐在雕刻的柳椅。"都是我的错... 我不应该用21世纪的技术... 不过我要是没用技术,我怎么能赢得这场战斗? 哎... 的确说,他们为什么要带我来宫里啊!..."悍劾把头俯在桌子上。一刹间,空境宁静了无声。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悍劾喃喃道,"我也不可以这么衰弱。后悔已发生的事有什么用呢? 还不如快点想个办法。现在..."他起身站起来,拿一堆纸与毛笔,于是写上了数学和物理的各种复杂理论和计算。

"我肯定能找个出路!"

今日的天气完全不同于昨天,太阳露出了全体,光焰四射。苍天空空无一云盖,没有风吹起来,若是有,它的力量只会稍微动着一些生在岩石上的小灌木罢了。

薛仁杲高傲大喊:"唐军,今天就是你们的败日!"

"薛仁杲,你那吓唬我们可不怕!"殷开山也喊了一生。

薛仁杲笑道:"你一会就知道这是否吓唬罢了..."他把视线转到一位穿着黑色长袍的老大娘。"夫人,你刚说了,敌军里有个东西不对茬。现在你能否告诉我那不对茬的东西是哪个?"

"当然了,齐公。无论如何俺也应该揭开那不须在的异物的身份了!"

她对着悍劾翘起了食指。

殷开山与刘文静立即大怒。"放肆老大娘! 居然不知道你在和谁对面?!"

"是你们搞不清楚状况! 你们已被这异物骗得体无完肤!"

"夫人...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薛仁杲茫然地盯着老大娘。"李世民是从外界来的异物?"

老大娘认真地说道,"不,俺的意思不指秦王他本人,而是指这名少年。虽然他看上去长得和秦王相似,但是他本身并不是秦王... 反正这是我所感到的事件。"

"那么,相当于狐狸精幻化成妲己?"

"这次好像要严重一些。这异物附身为秦王了。"

"那不可能,我以前增和李世民面对面,我当然能认他出来..."薛仁杲想起来了昨天那时悍劾用高级技术打败他的战争,他一下子脸色灰白,吓坏地看着老大娘,"不可能..."

"齐公您放心。解决妖精就是俺的专长。"她转身面对着悍劾,向那少年再翘起食指。"妖精! 这次你是无法可逃的!"

从一开始悍劾跟着老大娘与薛仁杲的谈话,心里想得混杂不堪,担忧、恐惧、茫然感都混合起来。而当他意识到老大娘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他就甘愿寿命了。可当悍劾听到了老大娘的喊道时,他立刻大怒。妖精?! 奶奶的! 他承认他是个来自于未来世界的外人,不过他敢确认自己百分之百是人类。

"妖精,快说你的目标为何附身为秦王?! 是为了财金、权利、还是世界的灭亡!?"

那都不是,愚蠢老太婆。因为我不是妖精! 悍劾尘锐地想。

"不愿回答?! 哼,看来我在面对着是个哑巴妖精!"

我干吗要回答不该回答的问题?

"哼!无论什么样的目标,你肯不会实现它的,因为我已经焚毁你!"老大娘说道,便抬着头举起双手,于是迅述地说发了又古老又奇怪、像个诅咒的一排言词。没有人知道老大娘到底是在说什么,只能听到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出来!"

突然间,出现了力量非常强的大风吹起了所有的人,使他们得用手保卫面脸。仿佛正被极大的电磁波引起的,乌云来而集合到一个方向,那群乌云很快就阻挡了阳光,使天空颜色变成了黑暗。

就在那时,一滴深黑的小点出来了,形状越来越大。老大娘更高地举起了双手,她声音更大,速度也更快地继续说那些怪词。

"把他消灭!"老大娘喊道,刚举起向上的双手现在转向对着唐军。

已经达到了最大测量的黑洞现在开始吮吸战场的所有东西。 空气、灰尘、沙子、草地、花朵以及其他东西都飞到一个方向;黑洞。

悍劾忽然自觉双脚抬得离开着土地,很显然能感到黑洞不可思议的力量。他立刻向刘文静和殷开山瞟了一眼。那两位大臣已准备好了,在几秒钟之内他们已经握住了悍劾的双手。

"殿下,已经没事了,"他们俩一齐说。

"咦... 怎么回事..."见到他的脚反而跟随离开了土地,殷开山茫然起来。

"不可能... 我们也将被吸到那个洞口?..."刘文静也开始担心不安。

"那个巫婆一定在用什么魔法来诅咒我们! 该死的! 薛仁杲追战胜的手段真卑鄙!"殷开山恼怒地喝道,便向唐军下令:"全兵,快帮我和刘大人,阻挡我们不再被那个黑洞吮吸进去!"

士兵们马上做个连锁集团,前面的集团握着刘文静和殷开山的手,第二集团拉着第一集团等等。黑洞的引力暂时就停止了。

只不过是暂时而已。

全部唐军自觉身体被黑洞所产生的剧烈引力吮吸起来。他们付出的力量无论有多么强,最后也无法克服那引力。他们就开始惊恐地大声呼救。

从远处,薛仁杲目瞪口呆,无法相信他所看的事件。他便转视线见露出着意丝得意的微笑的老大娘。... 好可怕的魔术! 多亏她站在我方... 也是因为她想焚毁李世民! 不过... 真不敢相信这少年竟然是个妖精!

"薛仁杲! 你疯了呀,你真的想把我们全部统统杀死?!"殷开山大声叫喊。

薛仁杲皱眉,于是讥讽道,"这是战争! 战争的目标就是战败敌人,即使为了这而得用残忍的手段! 再说,我并不想把你们全统统杀死。是你们自己甘愿跟随李世民上天国的!"

"我们是大唐的人! 因此我们生死也是为了崇高大唐而献给的!"

"哈哈哈! 太令人感动了!"薛仁杲轻蔑笑道。"李世民! 你的运气真好,能拥有像他们那么忠实的大臣。可惜,你的好运只到这为止了! 一路顺风! 好好享受你到天国的旅途吧!"

"是这样吗?! 薛仁杲,是你的好运到这为止的!"

悍劾那喊道听起来非常响亮,一点也没含有恐惧感。仍紧紧握着刘文静与殷开山的手,悍劾尽力走到他的摩托车。全力以赴,他总算拉近了摩托车,速快如雷地按了按所在摩托车仪表板上的按钮。

"全军,靠着摩托车! 快!"

又惊慌又茫然,全军立刻围绕了摩托车紧密地靠着它。

"这可能会使你们感到很难受不过,我求你们,要坚持下去!"悍劾叫喊。士兵们,仍是茫然,服从地点头。"是的,秦王殿下,您就作您想该做的。"

悍劾立即按上仪表板最右边的篮紫色按钮。一秒之后,一个强大的压力出现,猛烈地拉着他们到土地。大风怒吼,产生了更大的引力。

"殿下... 到底发生了... 什么...?"殷开山向悍劾问道,声音听起来特别难受。

悍劾无法回答。别说回答,连呼吸他或许无法做到。甚至他敢确,不久之后他一定昏过去了。

一线一线的雷光因黑洞产生的引力与悍劾摩托车产生的引力之间所发出的磨擦出现了,愈来愈大。看见所发生的事情,薛仁杲惊慌喊道:"李世民!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两力的磨擦所产生的雷电更多也更明亮,最终,它发出了十分剧烈的爆炸。非常耀眼的白光以及巨大猛烈的轰声掩盖了全部战场,所有的人似乎失去了视线与听觉。唐军以及秦军全部都被甩出到后边一公里左右,便剧烈地扑在土地。灰尘飞扬满布四周。全高墌因由那爆炸而彻底粉粹。

到状况完全恢复了正常,是需要大约二十分钟的。 只不过现在出现了一个区别; 没有恐怖的黑洞飘在乌云中吮吸地上所有东西进入它的无底之黑了。阳光明媚,金光万道,装饰着无云的蓝空。微风轻轻发出着丝丝响,吹着尘土和沙子飘了飘在已失去了茂密而变成个光秃秃的土地。唐军慢慢地起身,也慢慢地意识到几乎让他们没命的黑洞已经消失了。

"那可怕的黑洞已经消失了!"他们喜盈盈地喊道。"秦王果然成功了把它焚毁! 秦王万岁!大唐万岁!"

秦军也开始站起来。

"怎... 怎么回事?!"见到清晰的苍天,薛仁杲瞪大眼睛。 "那个洞口消失了?! 怎么可能?..."他斜眼看旁边的老大娘,她表情是和他一样惊诧。 茫然地摇了摇头,老大娘轻轻而道:"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打败俺的魔术... 看来这妖精的法力相当高..."她于是转视线瞧着因劳累而站得摇摇晃晃的悍劾。"臭妖精! 想不到你的法力还挺厉害的!"

"老大娘,你少废话!"悍劾高喊。"你疯了呀,随意叫人家妖精?! 我强调一下,我并不是妖精! 我和你,和在这所有的人一样,都是人类! 在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妖精! 而刚才,我打败你的不是用巫术,而是用科技! 是你乱用了巫术! 可是无论你的魔术有多么高,肯不会比得上科学技术的!"

"秦王所说的都是正确的! 老巫婆,妖精就是你了!"殷开山跟随叫喊。"薛仁杲,你为了得胜竟敢搞了这种卑鄙手段! 不过狡猾手段永远是不可能会成功的! 你还是投降吧,薛仁杲!"

唐军全部大声叫喊:"对呀,秦军,你们投降吧! 秦王万岁! 大唐万岁!"

薛仁杲大怒而喊:"可恶的唐人! 你们..."

突然,老大娘露出了恐怖的一丝反常微笑。

"既然您自己说您是个人类,"她轻轻说道。"那么,伟大的秦王殿下,您能不能克服这一个?!"

老大娘再次举了手回荡一列诅咒,使风吹得愈来愈快。陡然闻到了像一群虫子的臭味,迫使所有的人反射性地关上了鼻子。

老大娘陡然把手冲着悍劾。"若你真的是人类,那你肯定不会克服这个了!"

悍劾忽然感到身体仿佛被千只蚊子咬起来。一身颤抖,他慢慢地跌到地上,昏倒了。

"把一盆热水拿起来!"

"拿方药带这儿来!"

"叫大夫来,快点!"

怎么了,怎么这么吵啊,悍劾心里好烦恼。这里环境乱糟糟的,他还可想继续睡觉,让这太过疲劳的身体休息一下。慢慢地,他睁开眼睛,便试试把身体挥动挥动。觉得身体不适,他摸皮肤有些微热,同时也有怕冷的感觉,此时汗不断地流出于前额。感觉特不舒服。

他慢慢地起身,但某人立刻阻挡他。

"殿下,您可要好好休息,因为您的身体状况特别衰弱,"听到刘文静的声音。

"刘大人... 我到底怎么了?"悍劾茫然问道。

"您得了疟疾,"刘文静回答。"就是因为那巫婆所搞得鬼,她用了符咒使您中邪。"

"符咒... 不可能... 世界上没有什么符咒..."

刘文静灰心地摇了摇头,正在那时,外边有人喊道:"甄大夫到!"

刘文静赶快起身,走进一位七十多岁的长白胡男人。皱纹满脸,他看上去又很老又很疲累。虽然如此,他的双眼清澈明亮,显示着他多年所学到的经验。

"甄大夫啊,多亏您来得很快,"刘文静说。"请您给殿下看病。"

"秦王他怎么了?"甄大夫问。

"好像他得了疟疾。"

甄大夫立刻到悍劾的旁边坐着,于是很认真地检查那少年的症状。几分钟后,他辩证完了,"刘大人您说得没错,秦王患了疟疾,也是挺重的..."

悍劾大吃一惊,刘文静同样也是。"大夫... 那我们该怎么办..."

"大人甭太着急,所谓在下说的挺重就是治疗秦王的话比一般情况时间要长一些。这个病并不是新事,也不是在下以前没治过的,"甄大夫详细地解释。刘文静安心了,松了一口气。"那么,要殿下恢复到正常是需要多长时间的?"

"那就要根据殿下的免疫体质了。可按在下所观察的,大概需要三天左右。"

三天? 把像疟疾这疾病真的治好只是需要三天? 怎么可能啊! 不过这位大夫看起来非常有信心...

"好了,这都是殿下所必服的药,"甄大夫开一下方药。"在下先告辞了,明天在下再来给殿下治疗。若发生问题的话,请快叫在下。"

"辛苦您了甄大夫,"刘文静转视线再看悍劾。"殿下,您好好休息吧。先别想战役的事情。请您把这件事交给臣和殷大人。"

悍劾微微点着头。"谢谢您刘大人,您也辛苦了。"

三天已经过去了。

"禀报秦王殿下、刘大人、殷大人,战况十分紧急! 秦军带着五万兵士直接攻进这里!"

听到那报告后,刘文静立刻起身站起来。"薛仁杲利用了秦王患病这时候来攻击我们!"他想了想,便对旁边的一位指挥官下个命令:"快叫全兵集合,部署兵力! 准备迎战!"

"不过刘大人,按照臣的想法,别仓促下个结论。臣觉得薛仁杲正在企图一些圈套,因为他的战斗方式有一些反常..."

"那你要我们静静留着被他们杀死?! 好了,已经没有时间了! 你就做刘大人下的命令,快!"

没有别的办法,那指挥官就服从两位大臣的下令,立即备军。

在黄昏的晴朗天空下,唐军与秦军斗争得十分激烈。

"唐军们,这下你们就完蛋了!"薛仁杲喜气盈盈地喊道。

殷开山尘锐回答:"你还是把那句话对自己说吧,薛仁杲!"他继续到:"你这个卑鄙的家伙,竟敢用黑魔法伤害了秦王! 你难道不知道你已经违反了天上的规矩?! 你不怕袁老王会判罪你吗?!"

薛仁杲显示好不高兴的样子,"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是我用黑魔法攻击你们的! 就是那个老大娘用了黑魔法来对李世民念符的! 事情跟我无管!"

说罢,薛仁杲向刘文静的胸部挥了矛,趁是那位大臣不经心接受攻击。刘文静已来不及避开攻击了。

"去死吧,刘文静! 你的人头将为证明唐国的下落!"薛仁高得益及其地大喊。

一把长剑阻挡了薛仁高之矛当那矛底子和它的将受害者距离只剩下五厘米。勃然大怒,薛仁杲转视线到刘文静的救护者。

"殷开山! 你也想和他一起死吗?!"

殷开山面如土色,气呼喘喘,双手发抖,在他手足的一些部分,血流不断地潮湿他的武装。"薛...仁...杲..."于是,他就掉下去。

刘文静惊慌喊道:"殷大人! 您要振作一点!"

薛仁杲哈哈大笑。 "殷开山,先要看自己的情况! 已经那么衰弱你还有胆子跟我打!"他又举起了矛直接向他们冲着。"你们俩去死吧!"

一边搀扶殷开山行走,刘文静敏捷避开薛仁杲所有的打击,便像其他方向跑出去。薛仁杲尽力追赶他们,不过他很快就被一些唐大将们阻挡了。

"刘...大人..."殷开山突然出言。 "事情危急...我们坠入陷阱了! 薛举...薛举之军从后方攻打..."

殷开山的那句话使刘文静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殷大人... 这样一来你的受伤就是因为..."

"我们坠入陷阱了...他们故意攻击我们是为了让我们转移注意力, 实际上真正的攻击是从浅水原的方向! 我军... 彻底毁坏! 大部分的士兵受了重伤,他们不少的不得不逃难到其他方向... 我也是...好不容易才...逃难的..."

刘文静无话能说,一刹那他呆若木鸡,不知所借。突然间,他想到了很可怕的事。吓得像突然遭到雷击似的,他微微一问:"秦王... 他情况如何?"

殷开山不再无力地靠着刘文静了。"我的天! 对呀,现在全部将军士兵们正在与这突然袭击争斗呀! 或许... 这就是他本来的目的?!"

两位大臣在一段时间内彼此对视,便一齐喊道同样一句话。

"赶快回到军营!"

悍劾到目前为止没得过疟疾。他已经常听说过疟疾大概的症状如何,不过他没想过他患的症状既然会有这么痛苦。虽然接受治疗后他身体的疼痛就缓解一些,但是过了几个小时后那疼痛感会继续侵袭。这几天的每个晚上他几乎不能好好地睡觉。他身体一会冷,一会热,特别的难受。再又,他也必须在短时期间服了很多药,还得接受连接的针灸治疗。

但是,虽然感到这么痛苦,悍劾心理反而非常惬意。他已经腻了面对战争的恐惧感,再加上一些战事开会。面对于真正的战争还是较好一些,至少他理科方面的才能给他信心得了战胜。可那些战事开会真让他感到十分劳累。所有大臣、将军以及指挥军能够明确地描述他们的战略和思想,其中有几个男子与他是同龄的,甚至有的比他小。问题就是当他们问悍劾的看法而出现的。毫无凝问,那少年接下来作得就是挠了挠头,干咳几声,于是开口描述了该用的战争科技。然而在一般情况下,他们都是目瞪口呆。当悍劾第一次介绍了现代科学技术情况更严重,他们不但目瞪口呆,而且还驳斥那个注意,认为它是"比汉族文化低的没文明民族的知识"。悍劾下了功夫反复地解释,使当初时间只被制定到一小时的开会延长至五个多小时了。结果,因为太累,他们不得已答应了悍劾的想法。

因此,当他被诊断已得了疟疾并大家让他好好休息,他心里非常舒畅,虽然他当初感到很惊慌。尤其是刘文静说他的疟疾的原因是因为疯大娘认为他是妖精而诅咒了他。悍劾根本不相信什么符咒。对他来说,这都是胡说、欺骗或照相机的骗局、或利用着人的心理的催眠。古人的知识缺少的很,所以想骗他们是个非常容易的事。但他就不一样了。那老大娘肯定带了疟原虫把它们通过空气而传播的,使一切看上去像个魔法一样。而那时他倒霉极了,免疫力恰恰正在下降,因此他就被传染了。那种分析听起来挺适合逻辑的,可他还不能够解释那老大娘怎么会这么聪明,话说回来她还是古人,怎么可能会把疟原虫从雌按蚊分出去,因为他刚才没看见连一只普通蚊子接触于他皮肤。而且他也不太理解为什么怎么快他就被诊断的了疟疾。

据我所知,疟疾的临床症状不是患者被疟原虫传染后而直接出现的。疟原虫需要挺长的时间才能繁育,最快的时间是需要6天,甚至最长时间是需要30年才能发现那个人患了疟疾。不过那位大夫非常肯定地说我得了疟疾,刘大人也是... 真搞不懂这时代人们的想法了... 算了,是否我患了疟疾,是否都是因为诅咒,不管怎么说我已经生病了。现在就好好等着以后会怎么样了。疟疾,甚至在21世纪是病死率最高的疾病... 哎,我不可以这么悲观! 我必须坚持下去! 我还得救凤儿呢... 哎,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感到有罪不能救她。本来我的打算就是赶快把这场战争结束,然后问朝廷他们把我找凤儿。凤儿,原谅我吧,我现在能想起来的方法只是这种了。希望这场战争很快就结束,不过按他们那么高手的战略战术,应该没大的问题。只不过比我的计划要慢,所有的科技战具因为以前的爆炸而全部炸毁了。

感到疲累,悍劾再躺着休息一下,正在那是一名年轻指挥官来呈。首先他抱拳道来致敬,于是文雅地说道:"属下来探望您,秦王。您现在情况如何?"

悍劾凝视着前面的指挥官。刚才那少年说的虽然年龄比他还要小不过已具有了聪明的思想的,就是这个年轻指挥官了。"我... 呃,还行吧。但现在我好一些。"对呀,我现在比昨天好了很多。好奇怪,难道疟疾这么快就治好吗?

那年轻指挥官露出一丝微笑。"太好了,属下听得特别高兴。您得病的状况实在让我们担心了。"

"谢谢你的关心,"悍劾回答。"刘大人和殷大人还在作战吗?"

"是的,殿下。"

"你不一起去战场吗?"

"不,殿下。刘大人叫属下留在这儿,也命令属下好好照顾您。"

"哎呀,我没事。我能照顾我自己。"再说,去作战的人越多,战争更快结束的可能性就越大了。

"殿下,您正在患病啊。必须有人照顾您。若现在是天下平安肯定会有很多人照顾您,随时为您服待。 因为殿下,您与众不同,您是天皇之儿子。大唐之救者。"

悍劾愣着呆。"怎么可能... 我没有那么厉害..."

"殿下,您太谦虚了! 对我们大唐人民来说,您不像只知天天找乐、只想怎么取得更多金财美色那样一般的皇子。谁都知道,您总是关心人民利益。您帮唐高祖皇帝建立这皇朝是因为那疲软骚乱的隋朝已经无法平定天下的大乱。您为了国家甘愿费尽大力,不理地位之分,愿意与上下全层人们交往。何况,您也具有了一国之君 – 一位天子 – 必有的才能与智慧。属下相信,有一天您会当成一代明君平定了天下所有的紊乱,甚至令我国大唐天平盛世。呃,说实话... 殿下,属下非佩服您不可。您这么年轻可已拥有这么厉害的才智。您给了我们榜样,年轻人不总是输给老人家。"

听年轻指挥官说给李世民的那么夸大的表扬后,悍劾情不自禁地目瞪口呆。听他那么夸大的表扬,我好想知道我正在扮演的皇子到底是什么人呀?怎么听起来他是个十分伟大的人... 是个天才,精明能干,具有领导的气魂... ... 我承认我对历史一窍不通,不过我想在这世界上绝不会有这么完美的政治家,从以前到现在,甚至到未来了!

"属下甘愿为殿下牺性生命!"

太夸大了吧。"谢谢你,"悍劾尴尬说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名叫谢弘。"

"你多大了?"

"属下十六岁*。"

我的意料可是很对的! 他真的比我小一岁呢! "你自己也已经对其他年轻人当了个榜样。你好年轻... 甚至比我还年轻,不过你的战略战术已经非常厉害。每次听你说的那些战略战术,我真的佩服你,同时对自己感到自卑。我想到死了也想不出那么厉害的战术了。虽然你很年轻,但是其他指挥官与将军,甚至刘大人和殷大人经常仔细听你的想法。是你已经证明了年轻人不总是输给老人家。"

听悍劾那表扬,谢弘容光焕发。"殿下, 您过奖了... 属下没那么厉害..."

"呵呵,是你现在说这句话了。"

他们俩就哈哈大笑。

刘文静着急地骑着马,而殷开山在他后边乏力地靠着他。在他们后面,一些将帅骑马跟着他们。

"希望我们还来得及! 殿下,您可要振作下去!"

一名士兵惊慌慌地跑进悍劾所休息的军营。"秦王,谢指挥官! 事情紧急! 秦军攻进来了! 留在这儿的士卒太少了,他们无法抵挡秦军的攻势! 我们还是赶快逃出去吧!"

谢弘发呆一会。"除外正在与咱们作战的主军,秦军怎么可能具有了的另外军队..."

忽然转来了东西掉下去、被粗鲁地移动的声音,以及呼唤声,尘叫声和叫喊声。那位士卒更加惊恐。"殿下... 快啊! 已经没有时间了!"

明白了已发生什么状况,谢弘立刻戒备。"殿下... 请您立刻靠着属下! 我们赶快逃出去!"他喊道,便帮悍劾站起来。不过悍劾急忙拒绝他的帮忙。"谢谢你。我现在好了很多,我可以自己走。"

谢弘将要提出抗议,但悍劾已很灵巧地从床上下去,边喊道:"快啊,等什么呢?你放心好了,我真的没事。"对呀,我真的没事了! 天啊,才是三天呢! 难道帮我治好的是个神通大夫吗...

看悍劾的情况是不像个需要帮忙的人,谢弘没有出言了,立刻带悍劾从军营里跑出去。唐营军那时候情况七颠八倒,大部分军营都破坏粉毁,唐士兵的尸首散了一路都是。一路上都见到唐军在拼命地抵抗秦军的攻击。而当悍劾与谢弘逃出去时,他们也必须从秦军所打击保卫自己。

*年龄是按照阴历

谢弘不但是个战略的天才,而且也是个武功的高手。他能够对抗阻挡他们的秦军。没有一个秦军士卒能够接触连悍劾的指末了。

"哇,真是一位勇敢英武的年轻指挥官! 不过,你的命就到这儿为止了! 因为你们是无法打败我的!"

悍劾径直转视线看法出言的人。是一位大约有五十岁的老男子。他那白长胡子被夕风吹得飘扬而动,此时他刺冷的目光锐见于悍劾。而老男子的面貌,悍劾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的...

"西秦霸王薛举..."谢弘结结巴巴。

悍劾吓了一跳。 西秦霸王薛举?! 别说他是... 薛仁杲的父亲,也就是秦国之君?!

那本来是西秦霸王薛举的老男子发出了微笑。

"唐军,你们已经完蛋了! 李世民,快投降吧! 你要是好好服输的话,我保证不会杀你!"

"殿下,千万不要服输! 若您服输,我们大唐会彻底灭亡! 况且薛举不会像他的胡说能让活下去的!"

"小孩子,你说的话真不好听! 我刚还对你的武功才感到兴趣,想唐国灭亡之后,让你做高等职官,"薛举仍是微笑道。"怎么样,你有兴趣吗?唐国已经没有希望了,他们之灭亡只是等看时间而已..."他便瞟悍劾一眼,露出更大的微笑。"而你们的领主,他现在的生死就按我的怜悯来定的..."

薛举发出的语气传音入密,但充满了恐惧,尤其是他说的尾端话,令悍劾毛骨悚然。

谢弘坚决回答:"西秦霸王,感谢您的赞赏,不过我已经下了决心永远献身于我国大唐而已。因为我有确信,我国大唐不会那么容易就灭亡的! 而且秦王也不是必须把生命靠到您手里那种庸碌无能的人!"那少年立即举他的矛,对着薛举而冲。"我准备好了应付您,西秦霸王!"

薛举皱着眉。"你竟敢拒绝我的好意..."

"我较愿意为了我大唐而斗争到最后的一滴血!"谢弘说道,他那双眼精神焕发地盯着薛举。

薛举立刻拔剑。"那么..."他便冲着谢弘奔跑。"我满足了你所愿望的! 免费送你们去西天!"

谢弘准备好了,他灵巧地招架薛举的打击。两个男子于是比划武功,彼此测试对方的武力。

看见虽然年龄还很小不过已具有了高明武功的谢弘,薛举根加佩服那少年,同时更加感兴趣让那少年作他的部下。因此他打击时打得不怎么认真,他所有的攻势实际上完全没有价值的。他只想向谢弘显示他的武功,将给那少年证明谁是他必须跟随的领主了。谢弘他自己也知道薛举所打的攻势背后的目的,他于是利用这机会将很有力的攻击来掉转的。谢弘根本没有兴趣换掉主人。对他来说,主人遇到困难时他反而跑到更强力的主人,这样的注意是相当卑鄙的。他母国是唐国,更何况,按他的看法,他相信唐国 – 在李世民的领导下 – 能够平定这天下的大乱,统一了中国。因此他刚在军营时说的话是真正从他内心出来的,而不是个表扬为了拍马罢了。

渐渐地,薛举意识到谢弘意志毫无异议,无法改变。他就诚实为了伤害敌人而攻击的。"顽固的小子... 既然你更喜欢死掉。那好,我这次就满足你去天国的愿望了!"

薛举竭力地攻打,而这次,谢弘开始被逼迫。但他不愿这么容易就放弃了。他继续奋斗,边找对方的弱点。

在远处,悍劾惊恐地凝视着那场剧烈的奋斗。边更加佩服谢弘的高明武功。我真是没有出息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呆若木鸡... 别怪我! 我只不过是普通的21世纪高生嘛! 不过,谢弘的功夫真是厉害! 他年龄虽然还比我小一岁,可是跟我相比他看上去要更成熟与威风啊。哎,也许如果真正的李世民皇子在这儿的话,他会知道最好的方法处理这问题,甚至帮谢弘打败这个西秦霸王了。

可见谢弘的力气已不少被消耗了。西秦霸王薛举是个已流浪四周、得多沧桑的一代霸主,仅有十五岁的谢弘怎么能够跟薛举所有的经验比划。他身体开始露出了一些鞭打的、刻痕的、以及拍打的伤口。薛举便发出了攻打击中了他肚子,使迫他吐出了鲜血。见到了对方变弱,薛举攻击得更加猛烈。他便再射出两三个大打踢打击那少年,使那少年吐出更多的血液。无法再忍痛了,谢弘跌下跪,不能继续攻打了。

薛举盯着那已无法抵挡的少年,喊道:"小孩子,这是我最后给你的好意, 你答案如何?!"

谢弘低着头尽力忍出他所受的疼痛。"我已经没法抵挡... 您为何不快杀我,还问不该答的凝问..."

薛举吓了一跳,没想到那少年对他国很精忠很忠实了。唉,实际上我并不想杀他,不过我也不会让这种人活下去。他只能向一个国家效忠的,而那国家就是唐国了。我不能够取获他,我也不愿意唐国获得这天才了! 没办法... 那位国君高高地举着矛。"是你自己选这条路!..."

"住手!"

那个喊道改转了薛举的注意。他,以及谢弘,便转视线对喊声的来源。

尽量不理全身发抖的状态,悍劾紧闭唇嘴,眼睛充满着决心盯着薛举。"西秦霸王薛举... 你真正想抓的猎物是我吧? 这么一说,就别杀谢弘! 你可以抓我,可你千万不要杀他!"

一刹间,薛举与谢弘目瞪口呆,对悍劾的呼唤无法做什么反应。过了几分中后,薛举才大笑起来:"哎呀...!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了皇子为了部下而甘愿牺性生命! 李世民,你那句话实在太雄伟了... 还是你正在想让我陷入圈套呢?!"

"我没有什么圈套,我说的都是诚心诚意的!"悍劾高喊, 眉皱得充满了决心。薛举笑得更加大声,而谢弘叫喊:"殿下! 与您相比,属下并没有什么价值的! 殿下您别投降,不要把自己屈服给他! 属下甘愿把生命献给祖国,但是我会不甘心看您陈亡而我爱的大唐灭亡!"

虽然悍劾不是李世民,虽然悍劾不是真正的皇子,更何况,虽然悍劾不是唐国之民,谢弘刚所说的话却振动了悍劾心里之某一,让他仿佛能够了解他应该作的事,宛如他真的是大唐人民,宛如他是个真正的皇子。宛如他是李世民。那少年于是勇往直前,便正在薛举面前停步,以坚定的语调说道:"一位领袖的职责就是保护国家与人民。 若他无法保护人民 – 即使只是一人而已 – 他就没有资格当成领袖了。当他见到了其中一个百姓陷入危难时,他就不可以按兵不动,装作无知啊。"

对刚说的那句话,没有比悍劾本人听得更惊讶。这种想法根本不像他的思路。呃,也许是因为谢弘刚说的话实在太威风了,而引起了正在害怕的大脑说出来这种怪话... 可最重要的是,他还没发现我的计较了...

慢慢地,薛举把矛尖远远离开谢弘,换个方向直到悍劾。"李世民... 你刚说的那句话真是太好听了,因此好好感谢命运吧,我打消了杀你的念头。到秦国以后我们再慢慢说..."

悍劾等到谢弘已经真正解脱了窘境, 离薛举的矛尖够元的 - 那矛尖已离悍劾很近的。悍劾看到情况已按照他所的欲望,说道:"随便你西秦霸王,你要干什么就干吧,反正我不是李世民!"

悍劾故意把他说那句话的尾端大声喊的 (声音甚至太大了,在六米左右的人也能够听得很清楚悍劾的呼唤),然后一边看着大惊失色的薛举,他一边继续道:"我不是李世民! 谁是李世民,我自己也不认识! 我只是个普通的高中学生... 咳! 普通的少年,一点也不认识什么战略战术,不理解政策政法,不能骑马也不会耍剑! 没有力气用奇怪的武功来攻打攻踢! 没有像你一样很长的头发,不习惯穿又厚又重的武装,更不用说那些长得像女子之裙的汉服了! 不会背那么长那么麻烦的唐诗,不会写书法也不会画三水画!什么都不会!我所掌握的只是,物理、化学、数学、和一点生物! 而一般皇子必须具有的知识我并不知道! 呃,可能如果只是挥了挥那个怪怪的大扇子我还能做得到。说话像贵族那样文雅柔软...勉强一点我可能会做得到...呃,我还能做什么呢..."

不停地乱言乱说,悍劾一直盯着薛举发呆的表情。他是故意这样乱说的就是为了解下来的目的;当他看到薛举已经真的以他的乱说被迷糊了,他马上避闪,拉着谢弘,于是立刻逃跑。

几秒钟之后薛举立即明白自己统统被骗了,怒气火上,他向已上着马的两少年奔跑。"可恶臭小子! 竟敢骗了长辈...我就不会绕了你!"

"谢弘...你可以骑马吧? 要是你骑马的话,没问题吧? 不好意思,就像我刚说的,我真的不会骑马..."

"是,殿下..."谢弘说得不大顺利。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这次薛举已经离他们很近了,高高地向悍劾举了矛,准备砍他的身体。

"你已经无法避开的! 该死的家伙,你去死吧!"

薛举说得对,那矛尖离他实在太近了。在几秒钟之内矛肯定劈成他到两片了。悍劾便闭上眼睛,听天安排的命。

矛劈成了,鲜血到四周而溅,潮湿于地。悲痛的尘叫声在夕风而过。悍劾睁开眼睛,见到他前面的事情而大惊失色。

谢弘站在他面前,把身体做个盾牌,防护了悍劾从薛举致命的矛。秦国大王之武器切成了那少年的身体到两片,他跌倒地上,立即送命。

这就是悍劾最后所希望看到的场景,这场景令他全身似乎便麻木了。宛如由个人用很厉害的武功点麻了他所有的血脉,便使浑身发生异常地痉挛,一身冷汗。他瞪大眼睛,看到了他想保护的人反而牺性了自己而感到惊悸。悍劾真不能够接受谢弘的 – 对21世纪男孩的他来说 – 很惨的死亡。 因为他从来没收到过别人对他给的牺性,何况是生命的牺性。

薛举盯着悍劾,轻蔑的微笑,"哈哈哈,小子! 你何必那么悲伤! 不久之后你就能随着他去黄泉的!"

悍劾完全没理薛举说的那句话。慢慢地,当他能够才动四肢后,他垂下头,握着他曾佩服过的少年的尸体。"为什么... 为什么你那么傻为我而甘愿牺性了自己..."他绝望地摇着头。"...我真的不是皇子,我刚才也说过了... 我刚才说的都是事实,我没骗你们..."

"哼! 你别再假装了! 我不会再第二次进入你那圈套了!"薛举大怒呵斥。

"若真正的李世民知道了这件事,他肯定会责怪我...同样是凤儿。我已经骗了你们了,不过我真必须救凤儿,而我唯一能做的方法就是这个..."

如个疯子,悍劾向谢弘之尸体不停地说话。他已经不怕了会被薛举杀。痛疚感使他单纯的幼稚心震撼感罪。自从开始他心里十分内疚了只是为了短时的乐意而假装了当皇子,不过因"为了救凤儿的理由"他不感到那么痛疚了,可现在,他遭到加倍的由衷为难。他甚没意识到薛举正向他刺进了矛,越来越近...

挡!!!

见到了矛被其他武器所阻挡,薛举发怒地瞪大眼睛。两眼闪光,他转视线到悍劾的维护人。

"刘文静殷开山...你们总是坏我的好事!"薛举愤怒地盯看在马上的刘文静动剑动得敏捷轻巧。"看来仁杲还没好好教训你们!这样一来,就让我整你们吧!"

"奥,西秦霸王您放心,您的那个"棒"孩子已经够整我们的,"刘文静那冷静又快乐的语调使薛举更加发火,那位大臣见到他来得正是时间心情就舒畅了。在他后面,殷开山松了几次的口气。

薛举把矛攻打刘文静,但很快就被跟着那位大臣来的一些将帅抵挡了。薛举不得已与不是目标的人决斗。虽然他是饱经风霜的霸主,但当他被五六个久经沙场的唐将帅所围攻的,他明白了他输定了。咬牙忍苦,他匆忙逃下去,便呐喊:"李世民! 给我记住,今天的事我跟你没完!"

悍劾已听不到薛举那愤怒的喊道,他已经坐在战车里,和刘文静、殷开山以及谢弘之尸体一起("拜托你们也带他一起回来吧,"悍劾请求。"他是你们国...不,大唐之英雄,因此必得珍重的安葬仪式。")归回长安。

这场战败不但对唐朝名声给不好的影响,而且对悍劾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