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象

Chapter 1

在東方世界的另一端,是一個充滿著白人老外的神秘世界。北美洲分三大國,坐在墨西哥和他們的辣椒捲上的是神氣的美利堅眾和國,而大剌剌的坐在這神氣的國家上面的,則是內向安分四季分明的加拿大。加拿大雖然擁有廣大的土地,但人口卻少得可憐。小鎮蘭寧也不列外,不知是不是因為被深山環繞交通不便的關係,小鎮上幾乎不會有外地人士前來拜訪,也因為這樣,他們也完全沒有人口流失的問題。他們離距離最近的大城市有六小時車程遠,鎮長甚至曾經為這個問題煩惱了很久,害怕大城市們在印製地圖的時候忘了把他們印進去。

不過,小歸小,但是小鎮上的人們都很滿足他們的生活現狀。他們擁有豐沃的土地和乾淨的水質可以種植蔬果,小鎮不時也會舉辦各種華麗的祭典來為人們的生活增添色彩。在乾淨的河流旁邊的野生露營區是一個放假時消磨時間的絕佳地點。那裡可以釣魚也可以露營,負責人也很親切,大家都喜歡那裡。

蘭寧擁有四所高中,又或者說三所比較妥當,因為一所已經廢校了。現在他們有兩所私立高中和一所公立高中;除非你家是有錢的大地主,你一定是上克里斯頓威爾公立高中的。克里斯頓威爾其實和另外兩所私立高中差不多,有差別的話,也只在他們不用穿制服吧。

而此時此刻,克里斯頓威爾公立高中正在為參加夏季講習的學生們籌畫一個兩天一夜的合宿計畫。

圖書館的玻璃門被用力的推開,不少人紛紛抬起頭來,想看看是誰造成這麼大的騷動。一個身材高挑,留著一頭俏麗紅褐髮的少女走了進來,翡翠般的綠色眼睛掃瞄著每一個位子,尋找一個名叫沙夏的女孩。推開門的少女名叫麻理沙•佛迪恩,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男生們沒一個不敗在她的石柳裙下,恨不得在她走的路上鋪紅地毯灑玫瑰花瓣。不到一秒鐘,她便找到了她的目標。

沙夏感受到麻理沙鎖定獵物的視線並打了一個冷顫,努力的縮到位子裡並把臉用書遮起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她喃喃念道。

她的禱告並沒有靈驗。

麻理沙開心的跳過來,把雙手放在沙夏肩上「沙夏!」

沙夏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麻理沙興高采烈的宣布了她的好消息「我們兩個在合宿時是一組喔!我還以為那校長老頭絕對不會聽我的呢!」

圖書館員朝她們的方向瞪過去。

「喔。」沙夏的反應相當冷淡「那真是恭喜啊。」她看了一眼正瞪著她們的圖書館員。圖書館員嘖了一聲,轉過頭去。

麻理沙從頭到尾都沒發現自己被瞪了。她拍了拍沙夏的肩,帶著不安好心的微笑問道「那好吧,沙夏,告訴我,妳會不會怕黒?」

沙夏緩慢的將書本合上「妳腦袋有病啊?怎麼可能?」

她們兩個都是九年級生,在加拿大有一些學校是國高中合併,所以他們上的是高中而非國中。麻理沙•佛迪恩雖然學習成績不甚理想,但她身材高挑相貌甜美且性格陽光爽朗不做作,是位容易相處的人。她的父母是在鎮上開服飾店的,所以她永遠都走在時尚最尖端。

沙夏•艾斯特拉的個性悲觀且麻木不仁,甚至有點腹黒。她平常都將那幾乎黑色的深褐色長髮扎成一個整齊的高馬尾,灰色的眼睛擁有冰冷到像是無機物的眼神,五官端正。她可以說是麻理沙•佛迪恩的完全相反。她在學校的「地下」中,她有一個叫做「女王」的稱號。她同時也是全年級成績最優秀的學生。雖然她擁有麻理沙這個朋友,但她的時尚品味卻極具毀滅性,是個完全的時尚恐怖分子。很多人都好奇她們的友情是怎麼運作的。

麻理沙將椅子拉出,在沙夏旁邊坐下「妳知道,我們這次的兩天一夜在范武德野生露營區的合宿中,會玩一個叫「試膽大會」的遊戲吧?而妳是和我一組的,所以我想先了解妳所害怕的事物啊。」她給了沙夏一個足以讓全校男生們融化的燦爛笑容。

但是要知道,女王的名字可不是叫假的。區區一個燦笑是不可能擊倒沙夏的。沙夏將瀏海吹到一邊「妳別想太多了。」她以平靜的聲音道「除了成績單和蟑螂以外我什麼都不怕。」

「那幽靈呢?」某人繼續問道「妳怕不怕鬼啊?」

「麻理沙,夢話要在夢裡說。」

麻理沙對沙夏無情的回答倍感失望「那妳知道那試膽大會的地點嗎?」她不死心的繼續追問。

「怎麼可能不知道。」沙夏平淡的答道;她的聲音起伏可以說是比地平線還要平。大拇指在她那智慧型手機的營幕上滑了滑,出現了一張她們行程表的照片「試膽大會在范武德野生露營區的後山上舉行。那裡以前大戰時被當作棄屍場。」她抬起頭「不過,鎮上每一個人都知道這件事吧?他們還不是照樣去那裡度假。聽說克莉斯多上禮拜才和家人去過呢。」

「這我知道啦,我又不是沒有她臉書。」

沙夏看回螢幕「我們要拿著一根蠟燭和計時器,從一條小山路上山。終點是一個離地面約四十尺的小祠堂。在那裡寫個「XXX到此一遊」就可以打包下山了。當然,那裡沒有岔路也沒有山豬野獸或是熊。時間限制五十分鐘,很安全的。」

「不是那個問題啦!」麻理沙對於沙夏的淡定反應快抓狂了「那裡以前是棄屍場啊!我們會在完全的黑暗中和白骨屍體及蟲子打交道啊!只有一根蠟燭陪我們做伴!難道妳都不怕?」她激烈的搖著紗夏的肩膀。

沙夏完全不懂麻理沙是在抓狂什麼,把麻理沙放在她肩上的手甩開「所以呢?那又怎樣?就算蠟燭沒了,我們還是會有手機的燈光啊。而且…」

沙夏的嘴角突然間上揚成一個像在策劃一個邪惡計畫的微笑。

麻理沙馬上認出了那微微下沉的語調還有那個恐怖微笑「妳又來了!」她笑道。

「沒錯!」沙夏點了點頭「再說,還有什麼時候會比現在更適合囤積勒索的證物呢?」

這種時候,沙夏的腹黑屬性一覽無遺;簡直比博物院的三百六十度透明玻璃展示箱還要輕楚。沙夏在學校「地下」中的「女王」稱號就是這樣來的。不想死就不要惹到她;這是所有學生不言而喻的共識。由於她的成績優秀,就連那些提倡平等教育的老師都會在下意識裡多疼她一點。簡單來説,整個學務處都是她的靠山。收集勒索的證物是她的興趣。因害怕她手上握有自己的把柄,每個人對她都畢恭畢敬的。當她的朋友可説是百利而無一害。只要你邀請她到你家過夜,她一定會帶上幾片她最自豪的DVD;過生日還可以特價40%跟她買一片。

她們兩人沒發現身後有人接近「又要搞勒索的玩意兒啦?」她們身後傳來一個像風鈴一樣,聽了令人神清氣爽的輕脆聲音。凱特帶著一個微笑在她們對面坐下。一陣清爽的桂花香撲鼻而來。

沙夏聳了聳肩「妳都聽到了啊。畢竟是一生一世的難得機會嗎。」

「一生一世什麼的太誇張了吧?」凱特笑道。

凱特•迪酷福斯是她倆的另一位摯友;她的雙胞胎妹妹潔西卡•迪酷福斯和她們的關係也不錯。她和麻理沙一樣是樂觀主義者,但功課成績卻不下於沙夏。她就像是她們倆個怪異友情中的調和劑一樣。她和潔西卡都有著一頭散發著桂花香味的柔順金髮和清澈的淡褐色眼睛。雖然比不過麻理沙,但溫柔且為人著想的個性讓她們在男生間的人氣很高。

「不過,妳們也想看吧?」沙夏説道「那些白目女生驚嚇的表情。我會帶攝影機把東西都錄下來。下一次去妳們家玩時我把剪接好的DVD帶去;記得準備爆米花。」

「好主意!」麻理沙讚歎。

「不過,老師不會讓妳全程跟著另外一組拍攝吧?應該説,要拍到每一組根本不可能啊!」凱特順手的將沙夏的手機抽走,開始玩起「神廟逃亡2」。

「遊戲開始前有一段自由時間,我打算先把要走的山路走一遍,把攝影機架好。」

「感覺好專業啊;妳什麼時候有那麼多針孔攝影機的?」

「過生日和耶誕節時存了點錢,而且當時在特價。順手敗了一套。它還有附夜視功能喔。」唯有在談論這種話題時,紗夏才會露出像小孩子一樣的天真笑容。

凱特和麻理沙頓時被一堆黑線擊垮,無言到了極點。她們的朋友暗地裡都在打賭沙夏會成為一個政府間諜或是一個世界通緝的恐怖份子。很多被她整過的人都想報復她,但下場都很悲慘。

「這會很有趣,妳們想想,這一大把健康活潑的青春男女,在黑暗中會搞出什麼事。」她冷哼一聲「不過那種段子我會剪掉,想看的話要另外付費。」

「反正我是不會想看的...」凱特滿臉通紅。

「也是啦,不過我過生日折價時會跟妳買。」麻理沙似乎在動什麼歪腦筋。沙夏和凱特都覺得不問為妙。

「嗯,好吧,成交。」沙夏低頭沉思過後道。她與麻理沙開玩笑的握了握手。

握完手後麻理沙看向凱特。「妳是和潔西卡一組吧?因為艾蜜莉不來。」

凱特點頭「嗯,沒錯。」

「妳們倆個會怕黑嗎?」

聽見這個在耳邊嗡嗡轉鬼打牆的問題又被重複,沙夏有種想扯爛麻理沙的臉的衝動。

凱特感應到沙夏發出的陣陣殺氣「也沒有特別怕啦,應該説是緊張吧。」

麻理沙嘆了口氣「至少潔西卡比我旁邊的女王大人還要有趣。」她摸摸沙夏的頭,把整齊的馬尾弄成一個稻草堆。沙夏原本淡掉的殺氣又轉強了「這孩子説除了成績單和蟑螂外她什麼都不怕。她唯一一次被嚇到的時候就只有之前大家一起看恐怖電影的時候吧。」

沙夏將麻理沙的手推開「別說了!而且我年紀比妳大吧!給我用敬語!」

麻理沙大笑「我才不要用敬語。」

沙夏皺眉「嘖,除非林子裡有Slenderman或者Pedobear要準備綁架人,我覺得沒什麼好怕的。」

「希望他們不在啊。」凱特笑道。

麻理沙聳聳肩「不過,應該會有一些無聊的男生躲起來嚇人吧?」説著她眼睛往旁邊一掃,瞪向幾個問題學生「他們永遠長不大。」

凱特點頭「連彼德潘都要忌妒他們長不大的大腦了。」

「妳們倆個,別把小孩子的偶像和那群白痴混為一談。如果他們真的敢躲起來嚇人,不用管三七二十一先揍了再說。」沙夏平淡的做出恐怖宣言「反正老師們一定都是站在我這邊的。」

「妳這是在濫用職權,女王大人。」麻理沙冷不仿的吐槽「你們的level本來就不一樣好嗎?妳是老師的最愛,他們是老師的眼中釘。」

「下手別太重喔。」凱特開玩笑「不過,要是妳的攝影機被發現怎麼辦?」

「我會先想辦法搞定老師那一邊。而且我有很多,一個被發現了也無所謂。我會藏的很好的,不用擔心。」

「嘖嘖」麻理沙拍了沙夏的肩膀「真不愧是被稱為克里斯頓威爾的女王的我的摯友。雙面人啊妳?」

「妳不會覺得妳句子前後不順嗎?」沙夏向凱特發出了一個求助的眼神。

凱特搖搖頭,表示不願插手「不過...還真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