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現象

Part 2

Chapter 1

以一個八月的夜晚來說,今天算是相當冷的。溫暖的房子裡,有四個睡袋平鋪在客廳的地毯上。並不難想像她們四人在聚在一起是在幹什麼。

「上次我們像這樣聚在一起是什麼時候啊?」潔西卡將手電筒指向自己,笑得非常開心。

「兩個月前,六月的時候。」麻理沙回答「我們已經看了三部電影了,還有什麼事好玩的嗎?現在才九點而已。」

凱特、潔西卡、還有沙夏正在麻理沙家開睡衣派對。幾個姊妹淘聚在一起打枕頭仗,看電影,做指甲,還有聊男生的話題。(紗夏拒絕加入討論)她們甚至讓凱特承認了自己喜歡伊恩的事實。

凱特看向自己擦了透明指甲油的指甲「我不知道,完一些靈異遊戲如何?像是血腥瑪莉或是蝶仙之類的。要不然玩孤單捉迷藏也可以。」

「孤單捉迷藏是什麼東東啊?」麻理沙問。

「那是一個都市傳說。」沙夏回答「簡單來講就是讓一個布娃娃被鬼魂附身然後玩捉迷藏而已。被娃娃找到就會死。不過那是限定一個人的遊戲,我們不能玩。」

「妳怎麼知道?妳玩過喔?」

沙夏朝麻理沙瞪了一眼。

「還真的玩過…」

「不要玩靈異遊戲啦!」潔西卡說「之前遇到的那個已經夠恐怖了。」

就在她說完這句話的下一刻,整個房子都鴉雀無聲。麻理沙、凱特、還有沙夏的表情驟然變色。觀於次元的回憶一口氣湧進腦海裏。她們感到脊椎發涼;沒有人喜歡談論這個話題。

「各位,我有一個提議。」凱特打破了沉默。

每人都看向了她。

「是什麼?」潔西卡問。

「我們就不要再憋著不說了吧。把令我們害怕的那些事情都說出來。有一個可以發洩的地方總比沒有好啊。反正我們又不會因為談論這件事而又被關進去。」

沙夏的臉色很難看。

麻理沙緩慢的點頭,潔西卡也表示同意。

「贊成,不要再自己憋死自己了。來玩真心話接龍吧。」

沙夏依舊保持著沉默。

「我先來。」潔西卡說著深呼吸了一口氣,她的臉色也明顯蒼白了許多「其實,當我們點燃爆炸的時候,因為暴風的關係,有一個奇怪的濕濕黏黏的東西掉到了我的臉上。」

「不會是濕掉的樹葉之類的嗎?當時在下雨,就算是也不奇怪阿。」麻理沙說。

凱特點頭「要不然就是蝸牛之類的。」

「那很噁耶。」麻理沙打了個冷顫。

「我還寧願他是蝸牛呢…」潔西卡道「不管我再怎麼說服自己,我還是認為掉到我臉上的是屍塊。」

沉默。

「噁…妳是想讓我吐嗎?」麻理沙問「不過我不認為那會是屍塊。爆炸是在前面發生的,屍體是在後面,衝擊應該只會讓屍體往更裡面移而已,不會跑出來。」

「是嗎…」

「對啊,那接下來換我了。說實話,我的問題很微不足道,追根究底只是單純的自卑感而已。我覺得自己什麼都沒做,什麼忙都沒幫到,還在那裡說洩氣話想寫遺書。我根本只是個拖油瓶啊!」她的語氣到最後顯得很氣憤。

凱特從睡袋裡爬出,把手放到麻理沙的肩膀上「麻理沙,如果不是妳的話,我們早就死了。如果妳沒帶那個打火機,不知道我們現在會在哪裡?大概會躺在一個棺材裡吧。如果妳沒有帶那個打火機我們就不可能把那屍體火葬,如果我們沒有把屍體火葬的話,我們就回不來了。如果沒有那個打火機,我們的理論再多也沒用啊。」

麻理沙抱緊凱特「謝謝。」

凱特爬回自己的睡袋「好像是換我了吧?」

其餘三人臉上閃過一絲憂鬱;她們一致認為凱特因為這次事件所受到的傷害是最大的。畢竟她是唯一見到屍體的人。

如果凱特有發覺到她們的表情變化,她也沒有表現出來「說實話,當我們被關在裏面的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的精神被折磨凌虐到了可能隨時都會崩潰瘋掉的地步。光是保持著正常的精神狀態都好困難。沙夏,妳說說看,當時我們的生存機率看起來真的不太好吧?大概是多少呢?」

沙夏微微的皺眉「我怎麼知道?不過活下來的機率很低是不可否認的事實。我們八人竟然都活著回來了,其實我覺得這根本是奇蹟。」她的語氣處處透著一股不自然。但是她們又說不上是哪裡不自然。

凱特點頭「對啊,我認為我們其實應該要死在那裡的,可是我們卻欺騙了死神活了下來。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讓我們有動力繼續走下去的。我相信現在在場的每一個人,包括那些男生,腦海中都曾經閃過自殺這個想法。」

麻理沙笑了兩聲,伸手用力拍了凱特的背「怎麼說的好像絕命終結站一樣呢?妳不就是給我們動力叫我們不要放棄的那個人嗎?怎麼這麼說話呢?不管如何,我們還是堅強的活下來了不是嗎?往好處想,以後我們去參觀夏天祭典的鬼屋的時候都不用怕了。」

「那倒是真的。」凱特同意「總歸一句,我覺得那個次元最可怕的地方是在於精神上的折磨,而不是其它的。與精神折磨比起來,和一俱屍體面對面接觸其實也不算什麼。」

其餘三人其實都有察覺到凱特自從回來後精神上的變化;她不像以前那麼天真爛漫了,反而變得較為理性成熟。沙夏相當的同意次元最可怕的地方是在於精神上的折磨這一點。而她也知道自己是在遭受過次元的洗禮之後,個性變化極端的例子。

「沙夏,該妳了。」

「…嗯,我承認我當時有些緊張,但是事後仔細一想,其實也還好啊。而且那還不是我遇過最可怕的事。」說到最後,她將臉埋入交叉的雙手中,表情變得很陰沉。

麻理沙翻了白眼「少裝酷了女王大人,我知道妳心裡其實怕的要命,大家都是啊。還有除了那個之外還能有什麼更可怕的事?成績單上出現B不算。」

「我是認真的。」沙夏冷冷的說道。

「那妳另一個經驗是什麼?說來讓我們開開眼界吧。」潔西卡唱著。

沙夏使出了絕招瞪人並放出殺氣。正當她要開口說話時,她的手機因新訊息響了。

「現在都幾點了,到底是誰啊?」她抱怨並滑開了手機鎖,讀了那個新訊息。

一瞬間,她的表情變的相當驚恐。她的手機因手的顫抖掉到了地上「怎…怎麼會…」她結結巴巴的說道,眼裡滿是不可置信。

其餘三人交換了一個眼色,她們從沒見過沙夏如此害怕,就連被困在那個平行次元裡的時候也是。可是現在,在她們面前,沙夏的表情可以說是在崩潰邊緣。

「…抱歉,我可以離開一下嗎?」突然間她恢復了鎮定,但表情面若死灰。沙夏從睡袋裡爬出並開始打包東西;她的動作就像是一個操線玩偶一般不自然「麻理沙,妳家有急救箱嗎?借我一下。」

麻理沙點頭「在廚房的抽屜裡。」

沙夏瀟灑的套上她那件黑色的運動外套。在廚房找到那急救箱後她把它塞進背包裡「我三十分鐘後回來。」

「等等,妳要去哪啊?現在都九點了耶。」

「別人的事別亂問。」沙夏的語氣冰冷「乖乖待在這裡等我回來就好。」

在她們能反駁之前,沙夏已經穿上鞋子走出門外了。屋子裡頓時一片寂靜。

過了幾秒,麻理沙打破了沉默「你們覺得她要去哪裡啊?那麼匆忙。」

「好像是很緊急的事呢。感覺很可疑喔。一個年輕的女孩子這麼晚出去能做什麼?」潔西卡開始扮起夏洛克福爾摩斯「難道說她是要去見她男友嗎?」

凱特的嘴巴張大了「真的假的?她什麼時候有男朋友的啊?應該說,學校裡到底有那位勇者敢去追求啊?」

「哇!我想看看這個人長什麼樣子!」麻理沙的臉因興奮而通紅。

「不過,這樣想就解釋不清她為什麼要跟妳借急救箱了。」凱特說「應該是有人找她去打架了吧?就沙夏的個性而言,這也比較有可能。不過我相信她絕對不是那種用拳頭說話的人,她應該會使用(卑鄙的)智謀或計策逼對方投降才對。」

「那麼找她出去決鬥的應該是她的前男友吧?這樣就解釋的清她不尋常的反應了。」麻理沙似乎打定了主意。

「其實關於男友什麼的我只是在說笑而已。說到底,她有沒有人追這一點都很值得懷疑。」潔西卡說。

麻理沙(刻意)無視了她「我們走吧拜託啦!」她唉唉叫「你們都不會好奇嗎?到底有什麼事情能把她嚇成這樣?到底有什麼事情能把沙夏從睡袋裡拖出來啊?」

沉默。

第二句話其實比第一句話還要有衝擊力。

「妳說的對呢…」凱特點頭「走吧!她應該還沒走遠!」她跳出睡袋並急忙的穿上襪子。突然間她暫停了一會兒,然後又跑進了浴室,但隨後就出來了。

潔西卡不可置信的瞪著她們「真的假的啊…」她邊抱怨邊從睡袋裡爬出。

慌慌忙忙的跑到街上後,她們發現沙夏還沒走遠。但要不是手機的燈光照亮她的影子,她恐怕真的會和黑夜融為一體,想找都找不到。她似乎在用手機通話?

「走吧…」麻理沙帶頭從躲藏的樹後溜出來。

「她是要去哪啊?」

沙夏把手機塞回口袋,在十字路口左轉往下走。

凱特的眼睛瞪大了「這個方向是…學校?」

出乎意料的,沙夏的目的地竟然是學校。沙夏快步走過停車場來到上鎖的大門前,確定身邊沒人後,她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黑夾,一瞬間就把上鎖的大門打開了。再次確定身旁沒人後,她快速的溜了進去。

三個人從一台停在路旁的車後走出來,跟了上去。

「她為什麼在學校啊?」麻理沙問潔西卡。

「我不知道。」潔西卡搖頭「可是我從來都不知道她會用小黑夾開鎖。」

凱特突然想起在次元裡時她們被鎖在主木屋外的時候。難道這個開鎖的技能是在那之後才學的嗎?可是她看起來卻異常的熟練呢「如果她是來找人決鬥的話,選學校當會面地點會不會太奇怪了?來學校有需要帶急救箱嗎?」

「應該不用吧…」

「妳們三個啊…」她們身後傳來一個新的聲音,嚇的她們差點叫出聲來。

伊恩正用一種很無語的表情看著她們;眼神仿佛是在說「你們這三個神經病在搞什麼鬼?」。他穿著藍球隊的球衣,滿身是汗,而手中還拿著一個佈滿水珠的水壺。

「妳們這麼晚還在學校幹嘛?」

「那你又在幹嘛?」麻理沙反問。

「這不是很明顯嗎?今天有籃球隊的集訓啊,身為球隊的副隊長怎麼可能不參加?我們和麥肯西高中要在九月的豐收季上比賽呢。」

「隨便啦,我對那個沒興趣。」麻理沙很沒禮貌的打斷了伊恩的話。她現在一心一意都想著要快點去追沙夏,要不然會跟丟的。

伊恩似乎有點被麻理沙的態度激怒了「所以呢?你們到底在幹嘛?」

「我們是來揭發沙夏的秘密的。」

伊恩一臉困惑,隨即道「算了,我想我還是不要跟妳們扯上關係才好。」他看向凱特「我還以為妳有比較聰明一點呢。」

凱特覺得快丟臉死了。

伊恩轉身走向體育館「我看妳們還是早一點回去吧,除非有特別申請,不然七點以後還留在校園內是不允許的喔。」

麻理沙嘖了一聲「隨便啦,伊恩那個白癡,害我們跟丟了…」

「妳現在是要我吐槽嗎?」潔西卡問。

「你們都安靜吧,伊恩說的對,我們這樣是觸犯了校規,被發現就不好了。」凱特說「啊…丟臉死了…」

「啊對齁,妳喜歡伊恩。真抱歉啊,害妳在心上人面前丟臉了。」

「別說出來啦!」

「噓!是沙夏!安靜!」潔西卡說著躲了起來。

沙夏正走進學校的儲藏室。三個人從門縫望了進去,她正在講手機,而且還正在找什麼東西,把整個儲藏室都翻了一遍。

她們努力的想要聽清楚她和對方的對話,但手機裡傳來的只有雜音。而沙夏所講的句子都令人摸不著頭緒,匪夷所思。

「為什麼?我已經贏了不是嗎?為什麼還要?」

手機裡傳來雜音。

「給我解釋清楚!」

手機裡再度傳來雜音。

「…好吧,算了。東西在哪?」

又是雜音。光聽對話會以為沙夏正在和誰做毒品交易。

「叫別人去玩命還一點幫助都不給,真差勁。」

雜音。

「誰會自願去幹這種事!」沙夏怒吼並把手機塞回口袋,不過由於不時還是會傳來的雜音,她們斷定她並沒有掛掉電話,只是單純的不想講話而已。沙夏埋頭搜索她要找的東西,過程中不斷的低聲咒罵。

過了約十分鐘,她似乎找到了她想找的東西;是一面鏡子。那面鏡子跟化妝鏡一般大小,不過看起來相當古老。木頭的背面上有著精緻的雕刻。她再度接起電話。

「接下來呢?」

雜音。

躲在門外的三個女孩沒有發現有人正從自己身後接近。

韓特一臉困惑的拍了麻理沙的肩「妳們在幹嘛?」他手中拿著忘了帶回家的報告。

麻理沙嚇的叫出聲來,接下來的事情都是在一瞬間發生的。

沙夏被麻理沙的尖叫聲嚇到,手上的鏡子往地板落去「麻理沙?妳怎麼──?」當她注意到鏡子已從手中脫落時已經太遲了。

「糟了!」

3